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幼女小文
    今年51岁的富龙是黑龙江省黑河市人,当过兵,转业后到辽阳市公安局当民警。在一段时间里他能保持军人的本色,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中出生入死,多次立功受奖。上个世纪90年代,在市场经济深入发展的同时,一些人私欲膨胀,刑事犯罪增多。在这重要的历史时期,富龙被任命为辽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足见组织上对他的信任和重用。1999年1月他又被提升为辽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手中的执法权力越来越大。组织上的信任和人民的重托,本应促使富龙思考如何用人民赋予的权力更好地为保护人民、打击犯罪辛勤工作,而这位新任副局长却恰恰相反。他坐上副局长的宝座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充当犯有死罪的重大奸淫幼女案犯的“保护伞”。富龙被增大的权力冲昏头脑,被送到眼前的钱财迷住了心窍,把为人民执法的权杖交到魔鬼那里。

    富龙一时成为辽阳市炙手可热的人物,那些“黑道”大款纷纷向他围拢过来,目的是笼络他、利用他,借用他的权力保护他们的犯罪行为。这样,富龙经常与这些擅以暴力敛财的不法之徒称兄道弟,厮混于酒席间。在思想上、在气节间,富龙已经丧失了一名公安领导干部应有的警惕和尊严。

    为了进一步使富龙成为“黑道”团伙在公安部门的“代理人”,一些“黑道”人物在生活上拉富龙下水。一天,在富龙同这伙“黑道”哥们酒足饭饱之后,就有人悄悄向富龙渗透:“现在是开放的社会,你有权力,也不缺钱,差的是你还没有很好地享受。现在时兴玩处女,你也是年入半百的人了,也该玩几个女孩,找点乐子。”开始富龙还有些法制意识,说:“那是犯罪的,再说我怎么能出去找什么处女。”向富龙进言的人笑了,说:“吕宗大玩了8个小姑娘都没事,谁敢在你身上问罪。”富龙想想自己的身份,确实,只有他定别人的罪,谁敢在他头上动土!“黑道”哥们一见富龙心旌摇曳,乘势攻上去:“找女孩的事都由我来做了!

    富龙顺着这位哥们指的路走下去了。为了活动隐蔽,他躲开本市,以“四哥”身份转入临近辽阳的鞍山市的宾馆里作恶。

    先给富龙牵线的是一个混迹于社会的姓夏的人,他把一个名叫李晓菊的“三陪女”介绍给富龙。富龙多次在鞍山市里的宾馆开房,同李晓菊鬼混。虽然李晓菊比富龙年轻30岁,但是她以卖淫为业,鬼混几次之后,富龙就觉得李晓菊乏味,缺少刺激。他把姓夏的叫来,让他另寻处女供他淫乐。这姓夏的就安排李晓菊给“四哥”找处女,李晓菊可以从中挣钱。无耻的李晓菊立即答应去干这丧尽天良的事。她像一只母狼一样在中学校园里念初中的女孩子中寻找猎物。有几个不谙世事、贪图享受的女孩很快被李晓菊掌握在手中,李晓菊让她们物色卖“处女”的学生。

    疯狂作恶罄竹难书

    2002年2月末的一天中午,13周岁的女孩小丽的一个女同学小铃,受李晓菊的唆使找到小丽,问她卖不卖“处女”,可以得到几千元钱。小丽回绝说:“不卖!”小铃将小丽的态度报告给李晓菊,李晓菊不死心。

    乱伦偷拍自拍首发

    3月初,作为辽阳市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副局长的富龙来到鞍山市的一家宾馆,给李晓菊打电话,让她给他提供处女。李晓菊找来小铃,让她再去找小丽。她们乘坐出租车来到学校门前,小铃找到正在放学路上回家的小丽,假说带小丽出去玩,将还穿着校服的小丽骗到出租车上,李晓菊在车上看到小丽张的又稚嫩,又漂亮,上身穿着校服,下身穿着牛仔裤,脚上穿着白色的袜子和运动鞋,李晓菊相中了小丽的模样和机灵劲儿,便把小丽骗到富龙所住的宾馆。

    来到富龙的房间,李晓菊引见小丽认识“四哥”,还是个孩子的小丽不明白向“四哥”卖“处女”是怎么回事,小丽见这个“四哥”一米七的个头,相貌凶狠,心里有些畏惧。李晓菊先安排小丽进卫生间洗澡,小丽问为什么要洗澡,李小菊恶狠狠的说,洗了就知道了,不听话今天就别想回家,小丽只好把校服脱了,把里面的衣服也脱了,但是让李晓菊出去,李晓菊要看看小丽的身材和发育情况,就说:“我看着你洗!”小丽无奈,为了能早点回家,只好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洗完澡后李晓菊不让小丽穿裤子,用刀子强迫一丝不挂的小丽当着众人的面走到床前,躺在床上,小丽惊恐万分,早已脱光衣服的赤裸着身体的富龙像一只饿狼扑在小丽的身上,当她感到下身一阵剧烈的疼痛时,她意识到这个“四哥”是在残害她,便一边哭叫一边反抗,她用两只小手用力抓挠富龙,在这个恶魔的前胸上留下几条血印。小丽跳下床,哭泣着来到卫生间。李晓菊问小丽为什么不合作?让她回去好好侍候“四哥”。小丽坚决不回去。当李晓菊得知小丽将富龙挠伤时,打了小丽一个耳光,准备狠狠的教训小丽,正在这时,富龙的手机响了,有公务,于是小丽幸免遇难。

    富龙并没有从小丽的反抗中吸取教训,而是丧心病狂地继续纵欲。也是在3月里,富龙同与他狼狈为奸的辽阳市公安局主管经侦和税侦工作的副局长吴忠凯(另案处理),一同来到鞍山一家酒店各包了一个房间。他们住下后就给李晓菊打电话,让她给找几个处女。李晓菊便指使被她操纵的女孩小文,迅速找几个同学侍候“四哥”。13周岁的小文便去找她的同学小召,让小召跟她去李晓菊家。小召表示不去,小文说你不听话李晓菊不会饶过你。

    听说过李晓菊的女孩都知道李晓菊在社会上“很厉害”,小召怕遭她报复,就随小文来到李晓菊家。李晓菊扒下小召身上的校服,因为是冬天,小召里面还穿了毛衣毛裤,李小菊很不满意,让小召把衣服都脱了,只剩下内衣裤,小召虽然不情愿,但是看到李小菊的一脸凶相,也只好就范,乖乖的把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了白色的三角裤和一个小半截背心。李小菊给她换上一身运动装,然后便带着小召和小文去宾馆见“四哥”。李晓菊把小召留给富龙,把小文送给吴忠凯。小文穿着校服,里面却只穿了内裤和胸罩,扎着一个小辫子。身高一米八的吴忠凯看着一脸稚气的小文忽发善心,说:“你太小了,我不忍心整你呀。”可是他一边说却一边扒去小文的校服,眼前的小文上身只有一副胸罩,小细胳膊又白又嫩,小文也是被李小菊胁迫来的,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于是横下一条心,准备任这个男人处置。吴忠凯把小文抱到床上,把自己的衣服脱光,爬在小文身上,吻小文的小嘴,小文无奈的张开了嘴巴,任他的舌头伸进嘴巴里,吴忠凯一边隔着小文的胸罩摸小文幼小的乳房,一边在小文的嘴上脖子上亲了又亲,“你真的是太嫩了,还不知道下面有多嫩啊。今年多大了啊?”小文回答:“12岁!”他一听小文只有12岁,立刻淫性大发,把小文的胸罩也解了下来,幼女的乳房就完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小文这时也铁了心准备就范了,木然的望着天花板任由吴忠凯亲吻抚摸她的上身,吴忠凯用一只手的指头揉着小文嫩嫩的鲜红的乳头,另一只手从小文的裤子里伸进去,隔着内裤摸小文的私处,用一个指头反复摩擦小文那一条小小的缝隙。这时的小文觉得奇痒无比,只好用手使劲搂住吴忠凯的脖子,“叔叔,你快一点吧,回去的晚了家里人着急的。”吴忠凯立刻把小文的裤子脱了下来,把嘴巴凑到小文的两腿之间,用力拔开小文的内裤,用舌头添小文的肉缝,而自己的肉棒也已经膨胀的有快半尺长了。等到小文的肉缝已经完全被他的口水弄湿了,他把小文白色的棉内裤脱下来,这时的小文全身上下只有脚上肉色的丝袜了,幼女的肉缝上还没有一根毛,微微发育的乳房更是无比的诱惑人,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往着上方,吴忠凯立刻把肉棒对着小文的肉缝,摸索的寻找阴道口的位置,等到他感觉差不多的时候,腰部一用力,他的肉棒就分开了小文的阴唇,向这小文的阴道冲进去,小文觉得下身一阵剧痛,感觉有个东西进了自己的体内,然后似乎又被什么东西顶住了。吴忠凯知道他的肉棒已经顶到小文的处女膜了,于是又一用力,肉棒就冲了进去,疼的小文用手托着他的腰不让他进一步进去,但是12岁的小文又哪里能挡得住1.80米的吴忠凯,吴忠凯近半尺长的肉棒才进去三分之一,幼小的小文就已经撕心裂肺的惨叫了,小文在剧痛中已经后悔,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吴忠凯继续用力,半尺长的阴茎完全没入了小文的阴道中,小文紧紧的用手扣着吴忠凯的肩膀,咬紧牙关,就希望吴忠凯能快点结束。但是欲火中烧的吴忠凯哪会轻易结束,他一下又一下的插入小文的阴道,一只手还不停的揉搓着小文幼小的乳房,嘴巴不时的吸小文的乳头一下,小文疼的表情已经扭曲,大声喊着:“我不行了,疼死了,求求你了,不要了!”幼女的叫喊更让吴忠凯觉得兴奋,他又用力的插了50多次,每次都把阴茎抽出来只剩龟头在小文阴道里,而进去的时候却又深深的进入到底部,顶住了小文的子宫口。终于,吴忠凯射到了小文的阴道里,小文的下身已经血肉模糊了。一个幼女就这么被这个禽兽给蹂躏了。

    在富龙那里,他先让幼小的小召洗澡,小召走进卫生间,心里寻思着早点结束好赶紧回家,怕回家晚了妈妈骂,于是就脱了衣服,准备洗澡,这时李小菊突然冲进来,说:“快一点,还磨蹭什么!”她把小召的内裤和胸罩都扒了下来,又狠狠的捏着小召嫩嫩的乳头,小召疼的大叫,她把凉水打开,用水龙头冲了小召的全身,然后把小召弄到床上,小召一直在哭泣,因为又冷又怕,全身哆嗦着赤着身子走到富龙和李晓菊面前,这是小召第一次在外面面前光着身子,更何况还是一个比他父亲还大的老男人,她羞的满脸通红,李小菊和富龙一齐把小召按在床上,富龙三下五除二脱的精光,狠狠的把阴茎插到了小召的阴道里,而李小菊自始至终就在一旁观看,还无耻的用相机拍照。小召一直是在哭泣中遭到富龙的蹂躏。从此小召每日如生活在恶梦中,身体受到摧残,心理受到伤害,致使她病了一场。尤其是她在5个月后得知已经怀孕时,如心肝破碎,一个幼女竟遭受一个成年人也难以承受的人生打击。这富龙,就是一个人间恶魔!

    富龙的罪恶不仅如此,他在奸淫幼女时还十分挑剔,指示李晓菊一定要找处女,在李晓菊领幼女去检查确认是处女后,他才肯出钱买“处女”。更有甚者,富龙觉得只玩弄一个幼女还不够剌激,就让李晓菊安排两个幼女同时供他淫乐。一天,李晓菊找来都是12周岁的小佳和13周岁的小文,小佳是被李小菊和小文合伙骗来的,还在读小学六年级,当穿着校服,里面是白衬衣,下身穿着蓝色的碎花裙子,白丝袜和小皮鞋的宛如天使一般美丽清秀的小佳出现在富龙面前时,富龙立刻看直了眼睛,他色迷迷的对小佳说:“你今年多大啊?”小佳回答:“12,叔叔你要让我做什么?”,富龙哈哈大笑,做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于是他让李小菊锁了房间的门,对小文说:“重复一遍我们那天做的事情吧!”他的话让被他残忍蹂躏过的小文不寒而栗,但是看到李小菊恶狠狠的看着她,小文只好把自己的小裙子脱下来,露出了内裤和李小菊让她穿的黑色的丝袜,然后把上身的体恤也脱了,富龙很不满意的对李小菊喉到:“你怎么带小妹的,给我教训教训她!”李小菊立刻冲上去抓住小文的头发,打她的脸,逼小文跪在墙角,狠狠的踢了小文的背两脚,小文被打的爬在了地上,李小菊又把小文提起来,怒吼到:“龙哥让你做的事情为什么这么磨蹭!”小文觉得莫名其妙,赶紧把胸罩也解了下来,正当她准备脱下那粉色的半透明的内裤时,李小菊又一拳打在了小文的乳房上,小文痛的跌倒在地上,李小菊拿起一个铁丝衣架劈头盖脸的狠狠的抽打小文,穿着半透明内裤和黑色丝袜的小文一声声的惨叫,无助的用自己细嫩的胳膊躲避着李小菊的毒打,微微突起的嫩小乳房痛的打颤,全身的皮肤也都绷了起来。其实这是李小菊故意做给小佳看的,就是要把小佳吓住让小佳乖乖就范。这时富龙对小佳说:“知道不听话的下场了吧,赶紧给我把衣服脱了!”小佳这时吓的魂飞魄散,虽然她之前听说过强奸虐待少女等事情,但这一切真的发生在眼前,还是吓得她语无伦次,不知所措,她一下子跪在富龙面前说:“求求你放我走吧,我还小啊,我爸爸等我回家吃饭呢,求求你了。”李小菊看殴打小文没有达到效果,更加恼怒,拿着衣架准备殴打小佳,但是被富龙制止了,富龙可不喜欢玩伤痕累累的幼女啊。于是富龙亲自把小文提起来,一把推倒在房间另一边的墙角,小文岛在地上,脑袋撞到了墙上,惊恐的眼神望着富龙,她还是不明白,自己听李小菊的话,骗了很多女孩给富龙,又老老实实的被富龙蹂躏过一次,至今下体还微微的痛,怎么李小菊和富龙就抓住自己不放,一直惨忍的殴打自己呢,富龙其实也想通过殴打小文来逼迫小佳就范,他抓住小文的头发,把小文提起来,然后让小文贴墙站着,点燃了打火机,小文赤裸着上身站在墙边,已经没有办法再后退,而小佳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她根本不知道同样的惨剧也会发生在她身上。富龙用打火机烧小文微微鼓起,还在发育中的乳房,在小文的乳头上扫来扫去,小文疼的用手捂住了乳房,富龙非常不满意,厉声喝道:“把手拿开!”但是对疼痛的恐惧并没有让小文照做,这时李小菊冲过来,用小文刚才脱下的胸罩,把小文的手捆在背后,然后又一把把小文的粉色内裤也撕了下来,小文全身上下只有齐小腿的黑色丝袜了,富龙用打火机在小文的胸部和私处扫来扫去,然后又开始烧小文的腋窝,因为富龙知道,小文的乳房和私处一会儿他还要玩呢,不能烧坏二楼,但是腋窝就不一样了,又敏感,又不会影响自己淫乐。李小菊把捆着小文手的胸罩挂在高处的衣架上,这样小文就被迫踮起脚尖站着,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腿显的更加修长,富龙哈哈大笑,:“我也玩玩时髦的sm啊!”于是他用打火机烧小文的腋窝,幼小的小文腋窝也没有一根毛,完全暴露在打火机的火苗下,小文疼的大叫,富龙就用小文的内裤堵住小文的嘴,知道小文的腋窝出现了皮肉烧焦的味道,小文疼的摇动头部,昏死过去。看到挂在衣钩上赤裸着身体昏死过去的小文,小佳彻底的吓傻了,这时富龙回头对小佳说:“怎么样,这下你听话了吗?”没等富龙说完,跪在地上的小佳就说:“求求你别这么对我,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这时李小菊看目的已达到,就对小佳说:“好好伺候龙哥,否则就和小文的下场一样!”然后她把捆着小文双手的胸罩解开,把小文扶到卫生间去,准备用冷水把小文泼醒。

    这时富龙对小佳下命令到:“把上衣脱了!”小佳乖乖的就把校服脱了,然后一颗一颗的把衬衣的扣子解开,一想到马上就要在一个男人面前赤裸身体,小佳就无比的害羞,但是刚才看到他们折磨小文,恐惧就站了上风,于是小佳一狠心,把衬衣也脱了,上身就只剩下一件小背心,小佳只有12岁,乳房才开始发育,并没有戴胸罩,乳头隔着背心微微突起,乳房也还刚刚隆起一点。正当小佳准备脱小背心事,富龙又发话了:“满着,让老子先欣赏一下,转个圈!”小佳无奈转了一个圈,富龙看着只有一米四高的小佳被他摆布,心里非常高兴,然后又下命令:“把裙子脱了!”小佳又把裙子也脱了,紫色的小内裤呈现在富龙面前,小佳低着头,双手垂在身体两侧,静静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痛楚。富龙看着小佳细细的大腿,还有小腿上白色的丝袜,阴茎已经涨了起来,但是他不急于蹂躏小佳,他要慢慢的玩。他又下命令了:“把鞋子脱了。”小佳又弯下腰,解开皮鞋的带子,把皮鞋也脱了,只穿着丝袜站在富龙面前,依旧把头埋的很低。富龙:“把我的皮带解开!”小佳照办了,把富龙的皮带解开了,阴茎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原来富龙就没有穿内裤。小佳吓了一跳,抬起头望着富龙不知所措,富龙把阴茎对准小佳的嘴巴说:“给我含进去!”小佳无奈,张开小嘴,把富龙的龟头含在嘴里,不知道该怎么弄,富龙看着一脸稚气的小佳只穿着小背心和内裤丝袜含着自己的阴茎,再也按乃不住了,他把阴茎从小佳嘴里抽出,用阴茎抽打小佳的脸,小佳只好忍受屈辱,任富龙蹂躏。富龙抽打了小佳脸十几下后,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下了个命令,:“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我脱了”小佳不敢不从,但是出于少女的羞涩,她还是先脱黑丝袜,露出了光洁的小腿,映衬的雪白细嫩的大腿,十分的性感,然后又把小背心脱了,露出了从来没有给陌生人看过的乳房,最后才把紫色的小内裤脱掉,一丝不挂的站在地上,等候富龙发落。富龙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让小佳扶着床边,背对着他,把屁股掘起来,小佳只好照办,用双手扶着床边,把肛门对这富龙,私处暴露无遗,富龙看着小佳洁白的肉缝和白净的肛门,再也忍不住了,他把阴茎对准小佳的阴道位置,用力插了进去,他看着自己的阴茎一寸一寸的,艰难的进入了幼女干涩的阴道,然后鲜血顺着小佳的大腿流了出来,又一直流到小佳的小腿上,地板上,富龙顾不了那么多,用手扳住小佳的肩膀,一下一下的开始猛插小佳的小穴,小佳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她想象着刚才殴打小文的景象,根本就不敢有一点反抗的举动,幼女白净的额头上细细的青筋暴起,强忍着疼痛忍受这富龙一次次的冲击。

    这时李小菊押着只穿着丝袜的小文从卫生间出来了,小文刚才被李小菊用冷水泼醒,然后就被押了出来,富龙看见小文,又让小文也用手扶着床,掘着屁股和小佳并排站着,他抽插了小佳几十下后,又把阴茎对着小文的阴道开始抽插,小文经过刚才的虐待,已经精神恍惚,麻木的被富龙蹂躏着,富龙就这样一会儿插小佳,一会儿插小文,然后他又突发奇想,让李小菊也把衣服脱光,和他一起玩,李小菊已经二十多岁,当然不如两个幼女细嫩,但是她却很懂得床上之道,她赶紧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跪在富龙身后,用舌头添富龙的肛门和阴囊,富龙满意的一边插着两个幼女,一边被李小菊服务,过了半个小时才射了出来,射的小佳,小文屁股上都是他的液体。他又让小佳和小文并排躺在床上,用dv把两个少女的裸恣全都拍了下来,然后对李小菊说,让他们俩先回去吧,不过以后我要随叫随到,一丝不挂的李小菊赶紧应允。

    正在富龙疯狂实施奸淫幼女犯罪的时候,辽宁省纪委和执法部门组成的调查组进驻辽阳,开始部署“打黑”和治理执法腐败的工作。富龙这才不去鞍山,一时又是警服着身,以堂堂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出现在人们面前。但是不久,他就被扒下庄严的警服,露出了他罪恶的原形,受到人民法庭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