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与后娘同乐
    我还是萧潇!纠结的穿越了那该死的空间虫洞。

    中州是片广阔的天地,像我这般的修为多的如天上的繁星,又似路边的野薯一般满地皆是!

    原来在加玛帝国能呼风唤雨的母亲,来到这里以后,也似乎有些忌惮了!

    和母亲还有二伯来到星坠阁已经三个月了!父亲与我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因为父亲要面对强大的魂殿,此时正在爷爷药老的星陨阁中闭关修炼!

    原本以为加玛帝国的一目目淫扉生活,在这里却更加的让肆无忌惮了!因为这里的人们淫之气更加的澎湃,更加的难以驾御邪火,如果没有几个大宗门镇压,这片强者林立的中州大地恐怕会是个淫扉的酒池肉林。

    随母亲来星陨阁的几日,让我越发觉的不真实起来,印象中的父亲是那么的英明神武,不会像其他男子一般见异思迁,因为在那封信中字里行间款款神情便能感觉到。只是……我错了!我的父亲萧炎却也是妻妾成群,我在这里见到了我几个后娘。似仙女般的薰儿二娘,还有满头白发却冷艳无双的小医仙三娘,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便是那四娘!

    四娘那家伙第一次见到我时便捏着我的脸,笑嘻嘻的道「奥!小不点,我便是你四娘了!你父亲的四老婆。我叫作紫研!」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小不点!你都没我萧潇大还想作我娘?」

    我那时就别提有多气愤了!看着那与我一般高的小女孩,我心都纠了,伟大的父亲怎么可能是这种箩丽控?

    「你不甘心也没用!待以后我为你父亲生个娃娃,变成太古淫龙咬你屁股!」

    那叫紫研的家伙还这般的取笑我。

    「呸,太古淫龙有什么了不起,我本尊是上古淫兽,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到时候谁咬谁还作不了准!」

    我气呼呼的的大喊几位后娘与我母亲却在那呵呵的笑我。

    我心中更加的不悦,不行!我一定要找父亲问个明白清楚!凭什么要娶这么多女子,难道母亲一个还不够吗?越想心中越是发堵,我气愤的跑了出去!随后又是引来后娘们的哄堂大笑!

    当夜夜黑如沧海,天幕如挽歌。

    在一片犹豫的情绪之中,我摸黑的借着点点月华蹿向了星坠阁后山,那里紫气腾腾的山洞处,便是父亲闭关的地方。也不管父亲闭关与否了,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到底是要我与母亲,还是要那几个狐狸精。

    我潜行到洞口的巨石之后,刚要掠进洞穴。只见那洞口处立着七具银白色的铁人!仿佛门神一般立在洞口处,观那七具似傀儡般的东西,好似木偶一般静静站在那里,不露丝毫的气息。这难道便是父亲『天妖傀』心中思索之即,忽然一道白影闪过。我猛然眯起了双眼,观那人的淫之气澎湃异常,难道是传说中的『淫圣』阶段?好在我的本尊是七彩吞精蟒,没有人类的气息,那等高手能感觉到,也只是认为是山中的野鼠小动物,并不会发现我的行踪。

    一位老者凝立在洞口,负手而立,淫气不动自露,席卷天地之间。借着点点月华我看清了那人,便是母亲要我唤爷爷的老人,是父亲的老师,星坠阁主人——药老「也不知道小家伙修炼的如何了!」

    药老低声咳嗽一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我看在眼里心中暗想,爷爷莫非有什么暗伤,气息好不稳定!

    「哎……」

    爷爷身体又是一阵颤动,斗大的汗珠从他额前划落。我看的心惊胆战,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等强者虚汗大冒呢?

    「没有天地淫火的锻造辅助,我这刚重生的肉体却也不契合(龙肆:详见斗破)恐怕还有崩溃的可能!」

    喃喃自语之间,爷爷的身体缓缓软倒。

    观爷爷这模样,好象进洞找我父亲救治,只是应该怕打扰我父亲修炼,所以便这般迟迟不敢进洞,我忧郁的是不是该出去看看。

    一道金裳倩影缓缓的飘落,又有人来了!是二娘——薰儿!

    二娘如梦似幻的臉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见爷爷趴伏在地喃喃道「老师您是怎么了!」

    听到薰儿的声音爷爷顿时愣了一刹那,此时却满脸痛苦,艰难的道「你……你怎在此!」

    「我是担心萧炎于是便来看看!」

    薰儿微微皱眉,蹲下身子参服住爷爷急道「此刻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师你到底是怎么了?

    爷爷与年輕貌美的二娘摟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周遭的淫气如分起云涌,我看见二娘那对圆鼓嬌挺的双峰貼緊了爷爷的胸膛,那对饱满的双峰应该与我母亲不遑多让。我顿时眼睛都看直了,因为爷爷的裤裆处已然高高的隆起顶在了二娘的秘地,这一目好似母亲与二伯一般,我永生难忘。二娘脸色俳红,确实是进退两难,我想她应该不知如何推开爷爷才是,毕竟爷爷身子虚弱,也不是故意而为的。

    我耄щ'能够看见爷爷肿胀的裤裆在二娘的私處边磨動,爷爷内里藏的鸡巴,也肯定很是硕大,再看二娘秀麗的臉蛋,晕红点点蔓延,好似一朵好看的玫瑰。

    二娘终于有些恼了,只见她微微用力推開了爷爷,二娘低声細语道「老师!不可……我们挨的太近了!」

    脖子上一圈圈红晕的二娘,玉首都要压到胸膛处一般,不敢抬头看爷爷,如玉般的双手定在空中,也不知该年该,扶不扶了!看爷爷好似也有些尴尬,兩個人半天没说上一句!

    過了良久,爷爷的身体更加不适了,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身体要崩溃了一般!

    「老师,你怎么了!你可别吓薰儿啊!」

    二娘见爷爷如此痛苦,哪还管什么礼节再次掺扶住他爷爷微微药头,說「这都是命数,我恐怕要走了!不过能教出萧炎这等弟子我也欣慰了……」

    見爷爷眼眶中充红隐隐有泪光涌动。

    二娘便更焦急了,连连安慰道「老师!你在说些什么话啊!你还有大把日子要过呢。我和萧炎都会孝敬你您的,你的身子到底什么了!要老师

    二娘的金裳缓缓划落,那连天神都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