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 老婆姐妹陪我过年
    少臣今年十八岁,在本市xx大学上大一。他自幼爱好各种运动,身材健美,面貌英俊,一向是同学女生嚮往的对像。

    「弟,你回来啦……」

    少臣刚走进家门,就见到姐姐梦华从浴室沐浴出来,正用浴巾擦着长长的湿髮。

    「是啊,姐,又打球去了?」

    「人家明天生日了,你的礼物呢?」梦华娇嗔着。

    「呀……弟弟忘记了。」少臣摊开双手,「那就不过了呗。」

    「呜……弟一点不疼人家,爸妈都赶不回来,弟,你还……」梦华的眼睛里已经有点湿了。

    「哈……这样就生气啦﹗你看这……」少臣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彩纸包好的礼盒。」nokia最新款……」

    「弟,你……好坏……」梦华跳了起来。

    「啊﹗不要闹了……」少臣被姐姐扑到在客厅的沙发上。

    「谁叫你……坏死了……」梦华嗝吱着沙发里的少臣。家中无人时,她和少臣经常这样哄闹。

    「哈……姐快别……你……」少臣突然,「……乜……」

    「怎么啦……」梦华问道。她发现少臣的笑容有些不对。

    少臣刚刚抱着快满二十岁的姐姐时,不小心触及到她的xiōng脯,感觉姐姐柔软的少女身体,xiōngrǔ丰满,而且他发现姐姐今天没有穿rǔ罩。

    少臣敏捷的一翻身,让姐姐仰躺,自己却熘下沙发,跪在沙发边的地毯,上身俯下,贴在姐姐xiōng口。

    沐浴过后的姐姐,躺在沙发上,脸颊嫣红,滑腻白皙的手臂和修长浑圆的大腿,都裸露在浴袍外,犹如一朵出水芙蓉。

    少臣忍不住,俯下头来,吻住姐姐红润的樱唇,舌尖灵活的挑开姐姐那两片薄薄的小嘴唇,探入她柔嫩的檀口,吸吮姐姐的丁香小舌。

    梦华羞涩的睁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任由着少臣吸吮挑动。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亲吻,脑海里一片混乱和迷惘。

    「姐,你好甜呵﹗让我看看你……」

    少臣的嘴顺着细緻滑腻的粉颈,来到姐姐雪白的酥xiōng上。

    「唔……不可以,我是你姐姐呀……」梦华娇羞的嘤咛:「快放开我……让人知道怎么办……」

    「家里就我们俩,不会有人看见的。」

    少臣的手不着痕迹的滑落在姐姐挺翘的rǔ峰上,手指利落的解开浴袍钮扣,顿时姐姐那两座浑圆的,充满弹性的rǔ房呈现下眼前。虽是仰躺着,rǔ房依旧尖挺耸立。

    「啊……你……」梦华惊唿一声,可是来不及了,雪白丰盈的玉rǔ已裸露在空气中。梦华的双手羞赧的抱在xiōng前,企图掩住自己那对正在微微跳动的rǔ房。

    「姐,别害羞,你真的好美﹗「少臣拉开姐姐的小手,俯身含住姐姐饱满rǔ峰上的粉红rǔ晕,吸吮、嚙啃。

    「唔……你说只看看的,为什么又……呵……不要……啊……」

    梦华羞红了脸。自己的初吻和少女的身子都让弟弟亲到、看到了,以后该如何见人呀﹗梦华心里一片纷乱。

    「好美的奶头﹗「少臣轮流地在姐姐那两座浑圆rǔ房顶端的蓓蕾上吻着,逗得她娇喘连连。

    「唔……我们不能……哦!……哦……」梦华半推半就的挣扎扭动,要不是少臣扶着她纤细的腰肢,她已从沙发上滑下来了。

    姐姐身上少女的肌肤雪白、滑腻、细緻,令少臣慾火中烧,他不停地用舌尖挑拨着姐姐尖挺殷红的小rǔ头。

    这样的佔有他已觉得不够,伸手扒下了姐姐的浴袍,姐姐那娇美玲珑的少女身体完全呈现出来,肿胀饱满的尖挺rǔ峰,在急促的喘息中微微晃动。

    少臣的唇移向姐姐敏感无比的小腹,舔吻她圆润的肚脐。

    接着,他悄悄拉下她的蕾丝小内裤,亲吻着姐姐那少女最神祕的三角地带上茸茸丛丛的yīn毛,唿吸着她处女特有的幽香。

    「呵……不要这样……哦……」小嘴里发出糢煳不清的喃,梦华娇喘着,轻吟着。

    少臣用手指在姐姐女性的yīn谷中柔柔地拨动,指尖轻轻地按入缝隙,上下摩弄、在微突的肉芽上扣、压。须臾,肉瓣内泌出潺潺的温润蜜汁,流滴在姐姐白腻的大腿内侧……。

    他用舌头轻轻地舔去,跟着,他的嘴含住姐姐的肥胀嫩肉唇,舌尖缓缓伸入姐姐密合的花瓣内舐拭……。

    姐姐下体不断涌出的花露,沾湿了他的脸颊,他用力地吮吸着姐姐的蜜汁。

    「唔……放开我……啊……求你了……哦……啊……」梦华紧闭美目,禁不住大声娇吟起来。她感觉一波波热潮从自己的下体向外涌出,体内不停地抽搐着。

    此时少臣以最快的速度,褪下自己的上下衣裤,露出混身精壮的肌肉。腿间的硬挺的ròu棒尤其雄伟,棒身长约十六公分,青筋毕露,向上方45度翘起,guī头大如小**蛋,紫胀发亮。

    趁着姐姐意乱情迷之际,少臣托起姐姐浑圆雪白的屁股,将guī头置于姐姐处女的幽密部位,找到秘道的入口,对正角度,顺势沖进她的体内。

    姐姐的秘道紧狭,似乎无法接纳壮男分分的庞然大物。

    「真紧!」少臣吸了口气,用力前挺。

    幸喜经过方才的爱抚,秘道已相当润滑。坚硬的guī头强行涨开紧狭秘道,突破了入口处的肉膜瓶颈!

    少臣托紧姐姐的屁股,趁势向前挺进……逼开秘道软嫩的肉壁,粗壮的ròu棒瞬即全根进入姐姐的少女禁地。

    撕裂般的痛楚自下体传来,梦华从酥麻的天际一下清醒过来。

    「啊﹗……好痛……」晶莹的泪珠涌出…。

    「别哭了,姐,等一会就好了。」瞧着姐姐的俏脸揪成一团的痛苦样,少臣让自己在她紧窄的yīn道里静止不动,吻住姐姐颤抖的红唇,手指轻轻抚弄着她挺翘的rǔ房,拨动上面鲜红尖挺的小rǔ蕾……。

    过了一会儿,感觉到姐姐的下体内慢慢放松下来。

    少臣拭去她脸上的泪珠,问道︰「好一点了吗?」

    「嗯,但还有点痛……」梦华娇羞地点了点头,试着抬了一下屁股,觉得自己有些适应了,「你……轻一些……」

    少臣再也忍不住了,缓缓地将姐姐的yīn户中抽出来,看着她羞不可抑的样子,再次将铁硬的生殖器插入姐姐紧凑的的小肉bī内。

    他开始温柔的、轻轻的,抽动起来。

    梦华两腿忘形地紧夹住他,让少臣更加地深入,小嘴中不断发出诱人的娇吟……。

    「嗯……嗯……呵……呵……」

    渐渐的,少臣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道。不能形容的美畅,自深入姐姐yīn户中的ròu棒,阵阵传入他的神经中枢。

    「哎……哟……好酸……唉……」梦华拼命耸起yīn户,迎合弟弟的攻击,大声的呻吟着。

    太美了!少臣忍不住狂抽狂插起来,下下全根顶入,不但guī头下下碰撞到花心软肉团,而且压住它,恣意磨、压。

    美姐壮弟,干柴烈火,情色相当。一阵十来分钟的炽热媾合。姐弟喘息着,下体不停的耸扭纵送。两人的性器交接处湿濡油亮,aì液淋漓,不断的发出「唧咕唧咕」的男女性器交搏的春声。

    「呵……呵……噢……噢……噢!!!」梦华弓着身子,拼命耸起yīn户,雪白大腿僵直的高高抬起,然后颓然放下,瘫软了下来。

    少臣只觉得姐姐的花心涌出一大股yín液,yīn道一下子更滑润了,yīn肉也一张一合的吸吮着他的生殖器。真美透了,他尽大力再抽插了廿来下,突然guī头一阵出奇的苏痒,他知道即将发射,便立刻将ròu棒深深的顶入,插入姐姐花心的最深处,火热的jīng液狂啧而出。

    云雨过后,梦华睁开眼睛,娇媚地说道︰「我的脚好麻……你坏死了……」

    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梦华不禁为刚才的回应羞得无地自容。

    「姐,我以后每天都要这样好好干你一次。」少臣的手在姐姐光滑的后背上轻轻抚摸着。

    「这怎么可以呢?」梦华犹豫道:「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自己和他是亲姐弟,不可能因为这一次性交就成为了夫妻,可自己的处女贞cāo已经被他夺走了呀﹗

    「不要想那么多,快睡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少臣抱起将姐姐的娇美的胴体,走进姐姐的卧室,温柔的将她放在床上。梦华只好闭上眼,沉沉睡去。

    几天后,少臣的表姐──珍妮从国外转学来此,正巧和梦华同校,就住在家里了,少臣也一直没有机会跟姐姐再发生关系。

    珍妮是混血女郎,妈妈是少臣的阿姨,爸爸是挪威人。珍妮承袭爸爸的遗传,碧眼金髮,肌肤雪白。

    这天早上,少臣起床后想到姐姐和表姐大概都已去上学了,走出房间准备先洗个澡。

    刚走进客厅,少臣看见表姐珍妮裹着一件姐姐的浴衣从浴室出来。薄薄的浴衣紧紧地包住表姐曼妙妖娆的身体,xiōng口露出一大片沐浴后淡淡的玫瑰色肌肤,像充满水分的蜜桃,那隐约可见的rǔ沟更是引人遐思。

    「珍妮,你洗完澡啦﹗姐呢?」少臣看着表姐一头金色亮丽的湿髮和她那双带着魅感的水蓝色晶眸,那么的清纯无邪,忍不住有些心动。

    表姐是个中欧混血儿,姣好的脸蛋和高挑窈窕的身体上,有着北欧美女特有的风情万种及东方美女的传统娇柔。

    「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梦华出去了,过一会儿回来。」珍妮连忙跑回浴室。该死﹗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见自己刚才赤裸的样子。珍妮心中轻咒了自己一句。

    「你们今天怎么不上学?」这时少臣也跟进浴室里。

    「你忘了今天是休息天了,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呀﹗」珍妮吐气如兰的娇声说道。

    「珍妮,小时候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和姐洗澡的样子,有什么好害羞的?何况现下你还穿着浴衣。」少臣看着表姐不知所措的神情。

    「啧﹗她真得好美!」少臣心想。

    「你……可我们现下长大了。我已经十九岁了。」珍妮羞红了脸,反驳道。

    「你有些地方确实‘大’了许多﹗」少臣盯着表姐梦幻般的容颜,性感湿润的红唇和鼓胀的xiōng脯,伸手搂住表姐的纤腰,将她的娇躯拉至怀中。

    「你……你在干什么呀?」珍妮惊愕地挣扎道。

    「珍妮,你不要乱动,小心你的浴衣掉下来。」

    少臣快速找到表姐那馨香的樱唇,吻住她柔软的小嘴,挑开贝齿,不断吸吮着表姐香甜檀口里的小巧粉红舌尖,深深地吻着她。

    「唔……你好讨厌﹗」珍妮转开脸,因他忽然亲昵的举动羞涩得双颊嫣红,心里难以自持地快速跳动。她从未被人这样亲吻过。

    少臣的目光下移,见到表姐的浴衣因挣扎而微微敞开,从上面望下去,可以清楚地看见表姐酥xiōng前那两只饱满浑圆的rǔ房不停地起伏着,浴衣的下摆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他一直知道表姐的身材不错,但没想到却是如此诱人。

    少臣的手毫不客气地抚在表姐柔软的酥xiōng上,隔着浴衣拨动上面的凸起,发现它们比他记忆中成熟了许多,握在手里饱满而坚实。

    他轻轻揉捏着表姐高耸的rǔ峰中心的两点蓓蕾,让它们渐渐变得又挺又硬。嘴唇吻在表姐雪白的粉颈上。

    「唔……住手……不要……呵……」珍妮羞得粉脸泛红,她细碎地说道,努力想推开他,强烈的刺激逼她往失控的界限灼烧。

    少臣看着表姐金黄色的秀髮,长长地披散在她赤裸的双肩上,含羞带娇的水蓝晶眸,微露的酥xiōng,有着说不出的妩媚,对她的反抗不予理睬。

    他的双手从表姐半敞的衣襟口滑入,在她光滑的肩头轻轻抚摸,悄悄地移向表姐饱胀的rǔ房,握住那盈盈丰满的小山丘。

    珍妮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停下来,不要……这样……」

    她好气自己无法抗拒表弟越轨的挑逗,而自己内心的慾渴似是愈趋炽热。

    「珍妮,你的rǔ房好美呵。」少臣在表姐如白玉梨香般饱胀软热的玉rǔ上,稍加力道挤压、揉捏。

    「不要……你不能……」珍妮羞愤得哭起来,欲唤回少臣失控的理智。

    她啜泣着,但完全没有抵抗,全由少臣抚逗轻薄。

    少臣热情地在表姐细腻白皙的少女肌肤上爱抚着,耳闻她的啜泣声。

    轻轻剥下表姐的浴衣,裸露出表姐粉嫩的少女身体,细细观看这雪白美妙的胴体,爱抚着表姐那两团浑圆的小rǔ峰。

    他的唇顺着表姐滑嫩的颈项吻向丰盈轻巧的酥xiōng,来到粉红的rǔ尖上,轻柔地吸吮表姐含苞待放的rǔ蕾,诱惑她走进绮丽旖旎的世界。

    「嗯……呵……」珍妮忍不住轻声吟哦,细微地喘息,变成嘤咛娇喘。

    「我不要……啊……放开我……呵……」她的抗议转为呢喃的呓语。

    少臣不满足的手向下探入表姐的浴衣,轻轻爱抚她大腿内侧的柔软肌肤。接着,悄悄脱去表姐身上仅有的小内裤,找寻到少女最祕密的幽境,熟练的手指浅浅地探入表姐处女的小肉bī,察觉到她的湿润。

    当少臣的手碰触到珍妮从未有人探访过处女的柔软时,她不禁发出一声惊慌的喊叫︰「啊……求求你,快住手……」

    少臣并不急于佔有表姐珍妮,他的唇顺着她那丰满坚挺的rǔ房,缓缓贴向柔滑平坦的下腹,他蹲下来,在表姐那佈满了金色茸毛的三角地带上亲吻着。

    跟着,少臣从表姐下体那窄小的洞bī中抽出手指,分开她的两腿,趁表姐直觉得想并拢之前,低头埋在她两腿之间金黄色的湿润处。

    他的舌大胆地抵入表姐神祕的处女地,技巧地舔弄着。双手却又移到表姐那对肿胀发痛的圆润rǔ房上,继续给她欢愉的折磨。

    珍妮简直不敢相信,她只能无助又快乐地紧紧抓住少臣,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放肆地娇喘着。

    「唔……啊……别……这样……啊……啊……」此刻珍妮早已忘却了裸裎的羞涩,情不自禁弓起身子迎合他。

    少臣的脸被表姐两腿间的小肉缝中不断流淌出来的yín汁沾湿了,他吸吮着她的yīn户,舌尖不停拨动表姐的ròu洞口那两片柔嫩的yīn唇。

    接着,他站起身,飞快的脱去了先己的衣辈。他的高昂坚挺的男性特徵,吸引了怀春少女的目光。

    少臣让表姐坐在盥洗台边,自己站立台前,高度角度正好合适。他托住表姐的粉臀,分开她晶莹如玉的两腿,抵着表姐下体的柔嫩处,突破她狭窄的洞口,勐然插入表姐的体内,直达她处女的花蕊,感受着表姐的紧窒与痛楚。

    「嗯……啊……不要……好痛啊……」珍妮睁开水蓝色的眼睛,溢出疼痛的泪水,颤抖红唇吐出破碎呻吟。她第一次经歷人事。

    「珍妮,不要哭了,很快就过去。」少臣停下来,让自己留在表姐娇嫩的身体内,吻去她直落的泪珠。

    有过和姐姐梦华性爱的经验,少华已是老马识途。

    「你……你骗人﹗」珍妮尚未习惯,皱眉反驳道,轻声啜泣。

    「相信我,一会儿就不会痛了﹗」少臣吻住表姐丰挺圆润的rǔ房,挑弄她那敏感娇嫩的rǔ尖和淡红的rǔ晕。

    「那你轻点……我第一次……」珍妮喘息着,羞赧地闭上双眼,察觉到自己体内的他,娇羞不已。

    「现下好些了吗?」少臣感到表姐那紧窄温暖的小肉bī紧紧包住自己,开始接受他的佔有,轻轻地在表姐柔软而充满弹性与张力的身体深处推送。

    「嗯……我……轻一点……受不了,够了……不行……呵……」珍妮已经不再疼了,她轻声娇吟,拱起俏臀,让他插入得更深一些。

    慢送轻抽,口吮丁香,细揉嫩rǔ,轻扣花蕾……他十分温柔的和这位北欧美女表姐享受男女肏bī的美不可言的滋味。

    他始终是如此的温柔。直到表姐珍妮高潮将至,娇唿:「再快一点!用力肏我!」他才用上全力,放力抽插,直到她娇喘呻吟,春江水满,高潮满足。

    但他却忍控着,没有发射,保持着要着勃起,让老二一直插在表姐体内,享受被美女嫩bī包裹yáng具的滋味。

    良久以后,两具缠绵的身体终于分开。

    「你得逞了……行了吧……」珍妮浑身酸痛,雪白胴体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她艰难地想站起来。

    「珍妮,你好可爱……」少臣搂住表姐,在她饱满滑腻的rǔ房上爱抚着,高昂挺硬的ròu棒向珍妮行注目礼。

    珍妮伸手握住方才让她舒畅欲死的大ròu棒:「还是这么大!这么硬!真可爱!」她啧啧称赞。

    「我是你表姐,我们俩也不可能有结果的,所以你不须负任何责任。」珍妮娇羞地说道,「但是千万不要让梦华知道,好吗?」

    「不要让谁知道,珍妮﹗」这时梦华从外面回来了。她一进门,就看见少臣搂着珍妮。

    「你们在干什么?」珍妮见到梦华回来,吓得连忙站起来,双手想掩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姐,你回来了,到这里来。」少臣的手抱住表姐纤细的腰肢说道。

    「你和珍妮也做了……」梦华走到少臣身边,看着珍妮那雪白粉嫩的娇躯,她的身体内不禁窜起一股热流。

    「梦华在这儿,你还不放开我……」珍妮被梦华看到她这时的模样,满面羞红。

    少臣一只手仍旧搂着表姐珍妮,另一只手却伸进姐姐梦华薄薄的t恤内,捂住姐姐柔软浑圆的rǔ房,拨弄姐姐那逐渐尖挺粉嫩的小rǔ头。

    「梦华,怎么……你也和他有过了……」珍妮看到梦华在逗弄下,已经张开小嘴发出诱人地娇吟声,惊愕地说道。

    少臣放开表姐,快速地扯下姐姐的t恤和牛仔短裤,低头含住姐姐饱满的rǔ房上两粒粉红色的rǔ蕾,轻轻嚙咬。他的手一边一个握住姐姐和表姐两只丰满浑圆的rǔ房,抚摸挤捏,引得她们无助的娇喘。

    梦华和珍妮两人红了粉脸,手足无措,任由少臣在她俩雪白滑腻的少女肌肤上蹂躏,小嘴里不断地发出难以自恃的嘤咛。

    少臣的手跟着抚到她们的两腿之间,沿着表姐和姐姐俩人那柔嫩修长的大腿往上摸去,探向她们娇弱的花蕊,撩拨姐姐和表姐俩人炽热柔软的少女蜜bī。他的唇轮番在表姐和姐姐那柔嫩尖挺的rǔ蕾上轻嚙。

    少臣把姐姐和表姐两个美少女抱起,放在床上,分开姐姐的两腿,低头用舌尖探入她少女的嫩bī内,吸吮着姐姐湿濡的ròu洞淌出的蜜汁。他的手指则攒进表姐那润滑的少女蜜bī里,惹得珍妮疼痛地抽了一口气。

    「啊……不要……啊……」珍妮和梦华娇柔地呻吟着,一波一波的欲流沖激着她们。

    少臣抬起头,轮流轻咬着姐姐和表姐的rǔ蕾,品尝着她们俩人不同但又同样美妙的玉体。他的手指同时钻入姐姐和表姐的小肉bī内,加快挑动速度,成功的让她们娇喘不休,娇柔地抽搐,自然地迸拢她们柔腻修长的美腿。

    少臣饱览着姐姐和表姐俩姣好、娇羞、火热、迷醉与妩媚的容颜。他先置身于姐姐的两腿之间,抵住她柔嫩的小yīnbī,深深地进入姐姐的体内,让她再一次接受他的佔有……

    一阵五浅十深的快速疾攻。

    「啊……我……不行了……啊……你换珍妮……」梦华少女的yīnbī内不断释放出一股股热流。

    少臣知道姐姐的高潮已经来临,他用力在姐姐梦华的娇体内抽送几下,接着进入表姐的肉bī里,强而有力地抽插着,让表姐珍妮再次攀上激情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