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拜倒在其石榴裙之下
    寡妇的奴隶

    我家隔壁住著一名寡妇。她很淫荡,每天几乎都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过夜,每每传来淫声浪语都让我欲血沸腾。从隻字片语中,我推断出她是我最爱的类型──sm女王。寡妇名字叫做李艳兰,大约四十五岁,但风韵犹存,如同刚满三十的少妇一般,这足以令无数男人拜倒在其石榴裙之下。

    这日,李艳兰从外面回来,我跟她都是住在三楼,我从楼梯看到她正从二楼走上来,我兴奋极了,今天公寓裡一个人都没有,我终于可以实行我的拜主计画了。

    她终于走上三楼了,我赤身裸体的跪了下来。我不停地磕著头,艳兰小姐,求您收我作奴隶吧,我想当个为您吃屎、喝尿、舔脚的奴隶!李艳兰轻蔑的看著我,进来吧,贱货。她打开了自家大门。是。我跪爬著进去。

    门关了起来。呸。李艳兰捉起我的头髮,掐住我的下颚,让我的嘴巴不自觉的张开,一大口又臭又浓的痰就这样啪地落入我的口中。美味吗?李艳兰饶有兴趣的望著我问道。是的,高贵纯洁的主人。李艳兰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怒喝道:你在讽刺我!?不要命了!?我立刻意识到,纯洁二字以经冒犯到主人了。

    主人,对不起!主人,对不起……我停磕著头,极其惶恐的道歉著。主人什麽都没有说,只是冷哼一声。粗暴的抓起我的头,往那满是黑垢污渍的脚趾塞了过去。一靠近我便闻到一股酸臭恶味,极浓、极重,简直令我快呕吐了出来,但我的下身却是愈发昂起激高。

    李艳兰见我没有动静,直接甩了甩我的头,意思很明显:

    舔!我二话不说,把乾淨的舌头贴了上去,用唾液清洗著她那恶臭已极的脚指头,随著黑色的污渍进入我的嘴哩,恶臭却没有因此减少,舔来舔去还是有股臭骚味。

    操,废b!主人直接呼了我一巴掌。舔另一脚!是!主人。我又把另一脚抬在嘴上,轻轻用嘴唇咀嚼了起来。恶臭依然难挡,但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下身更是兴奋。刚刚早已被李艳兰命令脱下全身衣物,此刻我那根肉棒正稳当的贴著肚皮,青筋暴现。李艳兰正巧看到了,直接一脚踢在龟头上,我大声痛叫了一声。叫个屁!?

    她的脚不停地踢在我的龟头上,我却是不敢再反抗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哭叫著。她又用力的踢了一下,才显得比较解恨。随后,她把黑黑的脚垢都抹在我的龟头上端,不知道会不会生病?

    但我已顾不了这麽多了,她可是我的主人、女王,她就算要我自宫,我也不能不从啊!哼,男人们只是我的洩欲机器;你呢……则是贱货,我的痰盂。呸!说完,她又吐了口臭痰在我脸上。黏黏滑滑又有一股极臭的腥味的痰就从我脸上缓缓滑下,我连忙将其舔入嘴裡。哈哈,我的痰是不是很香呀?是的,主人。似乎是草莓口味的。我恭维著,连我都觉得我自己像隻贱狗。哈哈哈……!

    李艳兰狂妄的大笑著。她又将那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裙内的内裤脱了下来,屁眼和阴道口的位置都是黄黄白白的大片污渍,尤其是屁眼底下的布料,似乎还有不少的粗糙暗黄颗粒。

    我刚被踢软的阴茎又紧绷了起来,李艳兰注意到了我的变化,大声嘲笑著:看你这贱狗,看到我的白带和屎渣子居然还会勃起!?

    真的贱到不能再贱了!我彷彿听到最美的讚美,直接扑向那条被丢在地上,散发著巨大恶臭的肮葬内裤。李艳兰的眼中满是轻蔑侮辱,我正拿著那条内裤,把白带一条条的吃进嘴裡。

    好臭……就像是食物变成馊水般的骚味,但这是主人体内出来的圣物,我当然不能漏掉一点点。我把屎渣子也吃了进去,脆脆的,又更臭了,现在我嘴裡简直就是垃圾场,散发著粪便尿液的恶臭。贱狗,渴不渴啊?

    李艳兰大笑著问我。我连忙顺从她的意思,回答:渴!那就快来舔吧!既然你那麽喜欢舔葬东西,还是热腾腾的!她用手张开自己的大阴唇,露出更多的白带、淫水。我在这裡似乎都可以闻到那股骚味。

    是!主人!说著我就爬了过去。正要舔下去,她却用臭脚直接往我脸上踩,把我的脸踩在地上抹到屎迹的地方。他妈的!贱货,去刷牙再过来!若是有味道,或舔得我不舒服,我撕了你的狗嘴,废物贱种,看来你爸妈也都是狗杂种,才生出你这种废物!李艳兰大声骂著。是的,主人。

    我跑去刷牙,刷了十馀次,才将味道都洗掉。我屁颠屁颠的跑到李艳兰身前,跪了下来,把有著白白的牙齿的双唇凑到她的阴道前,伸出深红色的舌头,缓缓将那些白带吃进嘴裡。极臭的风味,在我的味觉却呈现一种欲望的淫秽,我疯狂的舔食著,就像隻狗。

    果然够贱,连老娘的白带都吃!更年期的女人,白带通常都会极其骚臭,还会有种腐臭,但我却是美滋滋的吃著,一点也不像吃著一种很臭的东西,反而像是吃著美味的菜餚。喔……伸进去一点!

    她呻吟了一声,抓紧我的头髮,用力将我的脸浸在她的阴道上。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每次呼吸都会吸入一大片骚味十足的淫水,我只好不断的舔食著,以维护我的空气空间。她命令我伸直舌头,不淮弯掉,接著像是用自慰棒一般,抓住我的头,前前后后的插进插出。我的脸面撞击在她的阴道外,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声。

    接著,她洩了。我不停的喝著那淫水,咕都咕都……就像是喝著一瓶不会完的矿泉水一般。

    李艳兰用兴奋的眼光看著我,以后就把他关在我家做家事吧!上班受气还能拿他出气,真好玩。她心裡想著。不经意间,居然在另外一边的大阴唇内掉出一小块结晶的白带,她眼尖,立刻看到了,兴奋的叫道:给我吃下去!我要听到你嚼的声音!卡……卡……卡……那是那块白带晶体咬碎之声。这味道我已无法形容,深深的臭,直臭入口腔之中,却令我深深的著迷著,实在是太美味了,主人的一切秽物,都是我的圣物。

    她从阴道旁挖出一堆像刚刚那样的结晶白带、淫水,命令我全部吃完,就迳自走开了。我吃了一会儿就吃完了,那臭一开始虽然无法忍受,但我现在已经迷恋上她了,一天吃不到她的污物,我大概会像要死了一般。

    李艳兰拿著一条狗鍊子朝我走来,接著她把我的脖子缠上狗鍊,我的阴茎已经胀成紫色的了,显是极为兴奋。哈哈,你是一条名符其实的贱狗了。

    汪……汪……为了配合她,我发出了一声声卑贱的狗叫声。她笑得更开心了。舔老娘的屁眼!老娘要大便了!高傲的声音,却说著粗俗的话语,令人兴奋。是的,主人!汪。我谄媚的回应著。

    滋……滋……我卷著舌头,舔著李艳兰那有著美妙粪臭的屁眼儿,那千褶百皱彷彿有著奇异的魔力,吸引著我努力进入舔动。真贱啊……当隻狗,对你应该也是最好的归宿了。李艳兰笑呵呵的说道。

    噗!一声巨响,李艳兰放了个臭屁,极响、极臭。点点粪迹喷到我脸上,不由一阵兴奋。用舌头舔掉靠近嘴边的粪便点点,一阵令人呕吐的衝动不禁涌了上来。我连忙克制下来,虽然喜欢,还是会有想吐的感觉,真的太臭了。但我不敢吐,万一吐出来,我大概会被打死。

    脸上装出一副好吃的样子,李艳兰心裡想道:有个性奴隶真不错,哈哈,看他那副熊样,真爽……没想到我都四十五岁了还有人这麽崇拜我,哈哈哈……她在心底狂笑著。噗!噗!两声巨响,粪便屎块直接喷了出来,瞬间我的嘴巴就满了,我躺在地上,粪便在我脸上堆得高高的。

    还好鼻孔还接触著空气,不愁没有呼吸。但我被那臭味薰得快要晕过去了,这真的是这麽美丽的女人的粪便吗?臭成这个样子。我喉咙一阵涌动,李艳兰见状知道我快要吐了,恶狠狠的朝我的阴茎一脚跺了下去!

    踩在上面用力拈动!呜!呜!我大声闷叫著,口中粪便不知不觉吞了许多下去,咕……咕……我吞咽著臭不可当的粪便,下身快要爆炸了。虽然臭得想吐,却总忍不住兴奋起来。沉浸在这种被羞辱、複杂的感觉裡,一股浓浓的精液就这样喷了出来!啊!李艳兰一声惊呼,精液全都到她脚上了。

    我极其恐惧,不知道会有什麽惩罚。我不敢怠慢,仍努力吞嚥著口中臭味四洩的粪便,为了表示我的忠心,我还用模糊不清的声音重複著:好吃……好吃……李艳兰用毫无感情的语气说道:吃乾淨它,要是有一滴粪便留在地上,我杀了你!

    吃完脸上的,我忙不迭舔食著地上的粪便,那股苦臭仍然久聚不去,我忍著吐的衝动,继续吃著。过了半个小时,我的脸上、地上已经没有一丝粪便的痕迹了,我跪爬著向李艳兰而去。主人,吃完了。李艳兰倏地站了起来,直把我吓得一身冷汗。

    她走近我,拉起我的双腿,使我躺在地上,双腿却掌握在她手中。那臭骚至极的脚重重的抬了起来,又重重的从我下身跺了下去。

    啊!!!这次的力道实在太大,又击中睾丸,我痛得惨叫起来!她无视于我的惨叫,不停踩动,我感觉我的阴茎似乎快要胀裂了!主人……对……对、对不……起、起……求求……求、求您,放……过我!

    我忍著痛楚,才吐出这断断续续的话。哼,她似乎解气了,停下动作。你要认清自己的身分!你是什麽?一个奴隶呀!奴隶没有资格射精!

    你他妈明白吗!?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你的贱狗睾丸大概会破裂流出。冷冽的话语,让我狠狠的打著寒颤。是……是的!主人!

    我惶恐的回答著。好,那老娘帮你洗洗脸吧!李艳兰又恢复了笑笑的神情,直接将阴道口对著我的脸,蹲了下来。谢谢主人!我用感动的语气说著,彷彿即将受洗的信徒。当然萝!老娘是你的主人嘛!

    对你好一点是应该的。她慷慨的说道。嗤……浓色暗黄的尿液从那满是葬迹的尿道口喷出,直接淋在我的嘴边,有许多落入我的嘴哩,一股苦涩腥臊之味泛了开来,我下意识闭上了嘴,好死不死,却被李艳兰看到了。

    张开嘴。她说道。我张开了嘴,苦涩的尿全都射进了我的嘴裡。臭味加上侮辱的双重刺激,我险些又射了出来。算你识相,你这贱狗如果射出来,应该知道后果吧!?

    她笑著。显然知道我刚刚的情况。对、对不起,主人!李艳兰大笑著,有个卑躬屈膝的贱男人此刻正躺在自己的身下喝尿,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吧?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让她很是舒服。

    尿沫浮在我的嘴巴裡,真是太令人兴奋了。咕噜……咕噜……尿液被我喝完了,我跪在李艳兰腿边,大声道:多谢主人赐尿!

    语毕,磕了三个响头。又凑上前去,主动把李艳兰那尿迹斑斑的尿道口舔了个乾淨。哈哈,看到你这样子,老娘就兴奋啊!她走进房间,拿出一根白色自慰棒。贱狗,好看吗?李艳兰笑著问我。

    我在脑中整了一下认识的辞彙,才脱口说出:这自慰棒通体雪白,圣洁无比,最适合主人用了,肯定是根神器。哈哈哈哈哈哈!

    通体雪白?神器?李艳兰笑得快喘不过气了,用看畜牲的眼神看我,让我感到兴奋。是的,主人。那你舔舔看吧。李艳兰忍著笑,把那根有些异味的自慰棒递给我,叫我舔,声音是笑著的,但却有不容我拒绝的主人威严。

    是,主人!随即,我卖力的舔了起来,却发现那根自慰棒是粗糙的,而且还有淫水、白带和尿液的混合臭味。比之粪便,尤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差点一口吐了出来,却又不敢。

    舔了一会儿,却发现这根自慰棒是粉红色的,那些白色物质软化后就被我吞了下去,原来是淫水、白带的结晶!好吃吗?老娘用了十三年的棒子你说是通体雪白,现在看到真面目了吗?李艳兰嘲笑著、轻视著我。

    十三年?我快吐了出来,希望不要得病吧!但主人都用了十三年也没事,我应该也不会有事吧?怀著这样的念头,我舔的更加卖力了,彷彿那是人间美味一般,惹得主人连连娇笑!

    我像是饿狗一般,用牙齿把那些臭酸白垢全部刮了下来,津津有味的吃著,一边说道:好香呀……我舔著发酸发骚的自慰棒,愈来愈兴奋,阴茎已经把肚皮顶得发痛了,我跪在李艳兰面前,求道:求求您了,高贵仁慈的主人,请让我打一枪吧!李艳兰嗤笑一声,你没资格!

    我像是被遗弃的野狗,耷拉著脑袋,是,主人!我可不敢违背她。看你那副可怜的废物样……我不禁期待起来,李艳兰要淮许我打手枪了吗?想打手枪?门都没有!她脸上全是轻视的表情,让我倍感羞辱。把棒子舔乾淨之后,刷完牙,来帮老娘舔腋下,不知道治不治得好狐臭呢……?李艳兰接著说道。

    我默默的把自慰棒啃食乾淨,跑去刷了牙。跪爬到李艳兰面前之后,舔起了她的腋下,她正高兴的看著电视呢。操!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剧痛无比。舔大力点!老娘会痒!

    再让老娘不舒服,让你去当公厕!

    男人的公厕!我可不喜欢男人,吓得要命,忙卖力的舔了起来,不敢太大力也不敢太小力,战战兢兢的舔著那腥臊无比的腋下。几根腋毛戳进我的鼻孔裡,一个忍不住,哈揪!一个大喷嚏打了出来。李艳兰大怒!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个个连环的巴掌,她怒叫著:我叫你打喷嚏!我叫你打喷嚏!我叫你打喷嚏……主人,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断道著歉,又不敢把脸缩回来,整个脸都被打肿了。接著李艳兰把我推倒在地,骑上我的脸,跳上又跳下,用那腥臊阴道不停撞击我的脸,剧痛之下,我晕了过去。废物一个!这样就晕了?好……看我的!这隻贱狗竟敢打喷嚏……?李艳兰阴险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