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萦
    「小姐,小姐,奴婢求您了,别再跑了。」小翠一脸慌张,带著哭腔对前方施展轻功,速度比她快上好几倍却不显喘的娇丽身影努力的呼喊。古萦笑嘻嘻的回头,「小翠快跟上我,那个王八蛋好不容易出了城,我一定要好好玩一玩。」「小姐,求您了,二少会罚奴婢的!」原本疾跑在前方的古萦突然住了脚,小翠一个煞不住车,差点撞上她。「小姐呼呼」小翠太感谢上天了,小姐果然十分富有同情心。古萦却是一脸不开心,「小翠你说,那个王八蛋,也会罚你吗?」「当然啊小姐,连厨房那个乖的不敢说话的小春也被罚过哪!上次您吃了东西闹肚子,二少罚她整整罚了十天,小春连床都下不了」查觉到古萦的脸色突然yin沉起来,小翠不知道自己说错哪里,难道小姐大发慈悲,看不惯二少这样处罚下人吗?「小翠,我们今天,宿,外,城。」

    小翠不知道该跟谁哭诉,她只能牢牢跟在古萦身边,不时拉拉她的衣袖提醒她不要太忘我。古萦真是气炸了,她听完小翠的话後,真想一刀把王八蛋符枃砍成两半,不,还得多加两脚,踹他到天边去!她手中抓著钱袋,肆无忌惮的看到啥就买啥,小吃零嘴东一口西一咬,泄愤时的抓狂样子让小翠退避三舍。但是,她仍是有张精致漂亮的脸蛋,男人的视线都向著她。古萦吃了烤番薯红豆馅饼萝卜甜丝卷香串肉整个肚子都涨了起来,知道自己再也吃不下东西,她决定喝点什麽。「小翠,你说,我们喝什麽好?」「小姐,这街上东西都不乾净,您要是又闹肚子,我体定会被二少罚狠的,咱回家去吧,您忍心看我像小春那样下不了床吗?」「他罚你、他罚你!」古萦口中念念有词,好心情又在听见小翠的话後烟消云散。「小姑娘,渴了当然是喝酒,怎麽样?」一群男人突然爆出笑声,说话的男子自人群中笑嘻嘻的走向古萦。他身著白袍,手里拿著秉白玉柄扇,腰间挂著玉饰,小翠一看也知是达官人家的公子。但是她一点也不怕得罪,当今世上能贵过主子一家的实在屈指可数,她立刻挡在古萦身前,委婉但坚决的应道,「几位公子失礼了,我家小姐要回府歇息了。」

    「我才不回去,欸,你,你带我去喝酒啊。」符枃向来不让她沾酒,她就偏要喝!不顾小翠的阻拦,古萦就跟著那夥人进了一间酒楼,小翠心一慌,摸出身上的明烟,擦了火柴就点上空,一瞬间天空像是放了个烟火,路上人皆啧啧称奇,白衣男子回头笑著看了小翠一眼,嘲弄她的多此一举。一群人进了一厢,小翠紧紧靠在古萦身边,试图挡住白衣男子和他同夥的劝酒。古萦没喝过酒,接过一杯也不理小翠,一饮而尽。男人轰声叫好,过不多时,接二连三的豪饮,古萦已然迷茫起来,小翠欲哭无泪,醉倒的小姐全身放松,她根本扶不住,白衣男子藉口要帮忙扶,她哪可能答应啊!

    「你们,不要太过分,我家主子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小翠姑娘,这种话可别太早说,你家小姐说不定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後,就会死命巴上来的。」「你们你们还是等著写遗书吧!」小翠正要道出他家主子身分为何时,厢门呀然打开。「啊!二少!」小翠惊喜的尖叫,「你是谁!擅闯我的厢房可是有罪的!」符枃一张脸冷然,连瞥旁人的眼光都不屑,遑论回答白衣男子的问话,轻易的接过醉倒的古萦,一句话也不说,转头就要走。「留步!」白衣男子的侍从马上挡住了去路,脸上毫不掩饰骄傲气息。白衣男子尚在摆架子,右手轻扬纸扇,「你知$yin荡小说 a href="shubao2/class12/1htl" target="_blank"shubao2/class12/1htl/a道我是谁吗?」他抬起下巴,斜著眼光看符枃。符枃面无表情的踹开厢门,立马走人。

    「死王八羔子还不知死活!右相大人,饶了我吧,我会好好罚罚他的!」白衣男子眼睁睁的看著他当县官的爹用跪的爬进厢门里。

    符枃上了马车,原本毫无喜怒的脸突然布满乌云,他僵著身体深怕自己一动就伤了睡颜正酣的古萦,但是紧握成拳的手泄漏了他的怒气。古萦脑海里下意识的接收了白衣男子他老爸的话,罚、罚,原本睡得很好的,突然喃起梦话,「王八符枃,最讨厌了,罚罚罚罚罚!讨厌!」一张小嘴兀自吵闹不休,符枃叹了口气,低下身将娇小的身子揉进怀里,扎扎实实的吻住了动个不停的香唇。

    抚著头疼醒来,躺在床上的古萦泪眼汪汪的把小脑袋钻进符枃怀里,头痛欲裂使她无法思考。「萦儿,喝点茶。」符枃大半夜被古萦给扰醒,但是一点脾气也无法发,小家伙还在闹头疼,他只得端来解酒茶要喂她。「不要,我不喝!」古萦闹著脾气,泪水滴滴答答的落在他的衣衫上,「爷,我头好疼。」「萦儿乖,要不,爷亲亲你好不?」古萦乖乖的点了头,符枃仰头喝下解酒茶,轻捏住古萦的下巴喂进了茶水。古萦想寻求吻来解缓头痛,积极的抓住符枃的衣襟,小舌胡乱的钻进他嘴里。确认过古萦吞下茶水後,符枃也有点按捺不住的亲吻起她来。「嗯嗯爷嗯嗯」符枃嚐到了她喉间浓冽的酒味,心里又恼火起来,止住了吻。古萦吻的晕陶陶的,又醉的晕陶陶的,两人分开後,直接倒在他身上睡去。

    第二次被扰醒,身体活像被啥章鱼给缠住了,符枃脸色不很好,这小家伙酒醉了就乱来的很。低头一看,嘴角一抽,古萦身上几乎一丝不挂,红兜散垂在颈间,显然她拉解了绑绳又无力松开,而身下亵裤半褪,白嫩的大腿想紧攀住他的身体,但是亵裤卡在膝间又让她不能随心所欲。她的样子有够可笑又有够诱人的了。古萦睁著大眼一脸迷茫委屈的说著,「爷我热」夜半天凉,符枃耐著性子将她裹进被子里,但是被子里手却迅速的褪尽她身上多馀的衣物。当他还在解他自己的衣服时,古萦已经难耐的缠了上来,一双嫩腿夹住了他的一只脚,居然就这样摩蹭起来。「小妖女!」符枃骂了一声,感觉到古萦的腿间已渗出湿意沾在他腿上。

    两人全裸,古萦两颗香软的白馒头在符枃身上磨来蹭去,腿间的小香穴溢出的蜜汁也把两人的身子都弄得汗湿。她依然无法满足,小舌开始胡乱的舔著符枃的肌肉,被她温软的舌头一舔,他闷哼一声,大掌包住她娇俏的小屁股,随著她晃动的频率揉捏起来。「啊爷」古萦舒服的呻吟来,白皙的脸庞隐然浮上红晕,纤臂捏著他精壮的腰,仍是两腿夹著符枃的身子不住摆动,模样很yin荡。符枃的手顺著她纤细的腰肢往上滑,然後一把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他身上。他撑起身子靠在床上,古萦就坐在他腿根上,昂扬直挺的阻在她前方。古萦早已熟知男女情事,她带媚的眼睛笑嘻嘻的盯著他的昂扬,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抚上炙热顶端,另一手则握住并套弄起来。符枃粗喘声越来越浓厚,他的眼神幽黯,伸出粗糙的手指捏住她豔红的ru头轻拧旋转。古萦下意识的会躲开他舒服的抚摸,於是符枃将她转了个角度,背靠在他身上,坐在他腰间,如此,他既能好好爱抚小家伙敏感滑嫩的身子,也能让她的小手继续忙碌。又大力的将她丰满的ru房捏玩了几下,符枃意犹未尽的将她两腿分得更开,探到她私处,手指顺著湿润的蜜液插进xiāo穴中。

    「爷」古萦娇啼一声想缩紧脚,但是他的手指捣得她好舒服,两脚又忍不住张得更开。符枃低声笑著,她xiāo穴的软肉吸的他欲火焚身,只是手指而以就反应得这麽厉害,每日每夜都在嚐她的身子,被她夹的记忆全都难以忘怀,思及此,昂扬在她手中又多涨了几分。古萦依然乖顺的服侍他的昂扬,但是她醉著,速度和力道不若清醒时那样会控制,他更想好好插她。当他还想多享受一下古萦瘫软在他身上挣扎时带来的柔软感觉,小家伙已经受不住,想要更巨大的东西安慰。她背对他两脚跪在他腰的两侧,不顾一切的移动身子,符枃只得撤了手指,然後她握紧他的昂扬,胡乱的压低身子碰触他的火热,一心想要让身下的小嘴解解馋,只是她根本不得其门而入,他只能不时感受到她湿润软嫩的背肉,却无法让紧致的小i穴吞了自己。

    「爷萦儿想要」他直起身子,xiong膛紧贴在她光滑的背上,下巴好整以暇的搁置在她肩膀,暧昧的鼻息呼在古萦敏感的颈间,让古萦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两只大掌自她的小腹往下滑,滑至腿间私密处,长指留恋的来回爱抚湿盈盈的花瓣嫩珠,古萦哎叫一声身子又颤晃起来。「乖萦儿,你要爷给你什麽?」「爷给我给我」「嗯?要我做什麽?」「爷插我萦儿想爷插我」「好乖。爷给你。」他轻声在她耳旁喃道,手指慢慢分开了紧闭的花瓣,晶莹的蜜液立即沾上他的指缝间。古萦舒服的软了身,落下的身子不偏不倚的让他的昂扬插了进去。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喟叹,小家伙穴内湿热紧致,现在春情泛滥,更是让他把持不住。「爷」古萦娇滴滴的唤了声,小屁股自动自发的上下摇摆起来,「恩啊爷萦儿好舒服嗯嗯」古萦十分卖力摇晃,粉嫩的双颊一片红晕,晶莹剔透的汗珠滑落她盈白的,符枃吻住她的背脊,舔掉了水珠,两手握住大掌无法包覆的丰满ru房,轻轻重重揉捏起来,胯下昂扬被她的小嘴吃吃吐吐,又湿又热,紧得不得了,满足的喘息溢出他滚动喉结的喉间。

    感觉到她越夹越紧,但是她已经有点无力,他便改为扶住她的腰,自己使劲让她增加摇晃的频率,「爷啊啊太快恩啊爷」古萦自己也兴奋得很,小屁股越撞越快,啪嗤啪嗤,水声、拍击声,和著两人亢奋的呻吟喘息。「爷不要了嗯嗯啊啊」小香穴骤然一紧缩,符枃也按捺不住,被她夹的直接射进体内。

    高氵朝後的古萦腰很酸,两人紧交合在一起没分开,她就这样仰躺在他身上喘息呻吟,馀韵一波一波,xiāo穴还会不时紧缩,弄得还在她体内的符枃又有反应。就在他想把她换个方向进入时,「爷」古萦又喊了他一声,甜蜜蜜的坠入梦乡。符枃又咒骂一声,但是脸上的温柔怎样也掩不住。他知道自己现在还硬著,怕古萦睡不好,便将她仰抱起来,让两人分开。古萦翻了个身子,睡像极度不雅,呈大字型趴在他身上,xiāo穴里yin水不住淌出,她居然滑呀滑的,小i穴跟他的昂扬抵在一起相见欢,他又忍不住,稍微挪了个角度,噗的又再度插进到她的香幽i穴,一整晚,两人都紧紧缠绕。

    古萦醒来,浑身不对劲。头痛、腰酸、那里涨?怎麽会涨涨的?她低头一看,王八蛋符枃的那个居然插在她那里!她涮的一下就脸红,一半原因是害羞,另一半却是恼怒。有些粗暴的将符枃推醒,看著性感的夫婿俊美无俦的脸庞、铜棕结实的xiong膛,还有让她夜夜的那个就插在自己那里,古萦的怒气还是被娇羞给完全稀释。「小宝贝醒了?」符枃懒懒的睁开眼,薄唇勾起一抹笑,带茧的大掌很自然的摩娑起娇妻光滑的美背。「喂,我说你,你你怎麽在这里?怎麽可以不不拔出来!」奇怪,他不是出城了?「有人惹了麻烦,我只好赶回来收拾一下。」大手突然重重的拧了一下她的屁股。「哎!你做什麽捏我!我昨天我哪有干嘛啊!」「没有干嘛?」「我只不过花了点钱、吃街上的东西而已!」「只有这样吗?」「还」古萦慢慢恢复记忆,一瞬间声音小得跟蚊蚋一样,小手有点心虚的做出只喝一滴滴的手势,「我只有喝一点点酒而已」「我说过,除了在我面前,否则你不可以喝酒。」「我」「你说,你违反我们的约定,该怎麽办?」「要要罚」符枃板著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眼里却流露笑意。古萦低头反省著,嘟著嘴,又要被他罚了,自己明明会有点怕他的处罚,怎麽还犯了酒戒呢?为什麽?她昨天,到底为了什麽跑去喝酒啊

    如梦初醒,抬起头的脸孔带著的不是符枃意料中的羞怯和忏悔,而是满满的怒气。小手突然紧握成拳,一点力气都没有留的用力搥打他,小脸皱成一团,眼眶里居然已蓄满泪水。「怎麽了?」符枃任她搥了自己几下後,单手抓住她乱挥的拳头,小家伙突然放声大哭,「你怎麽可以罚别人呜呜符枃是王八蛋!」「乖乖,你在说什麽?」符枃傻眼,小妻子的心思转得跟陀螺一样快,饶他蔚为当今右相也无法马上摸透她。「我讨厌你!你怎麽可以罚别人!你罚了小春、还罚了小翠、你这次去城外是不是又罚了谁!」哭泣瞬时转换成带著鼻音的质问,古萦的脸胀得好红,她气得xiāo穴也拚命紧缩。符枃暗暗的咽了口水,勉强止住突然被她紧夹而刺激出的呻吟,「萦儿,我不懂你说什麽。」「我不管!你你谁都不准罚!」顿了顿「不准罚小春还有小翠,也不准罚其他人,你只能你只能罚我」小脸又涨红,大颗大颗的泪珠低落,她紧抿著下唇,委屈又倔将。听完最後一句,符枃终於懂得她在气恼什麽了。

    「关於这件事,萦儿,是你错在先,我先罚完你,再给你答覆。」古萦愣了愣,又要哭闹。符枃动作比她更快一步,伸手就拿到床榻底下的一小罐液体,古萦一见那瓶东西,身子突然缩了缩,眼泪也忘记流了。「不要你你先答应我」「乖萦儿。」旋开瓶盖,在掌心倒出透明冰凉的液体,大掌没有丝毫犹豫的探进她股瓣间,寻找另一张小嘴。冰凉刺激了古萦,但内心的矛盾和犹豫更让她敏感,她查觉到他的手开始慢慢抚摩她的菊花周边,嘴里慢慢溢出碎吟,「爷嗯嗯不要你你先恩啊」长指微探入,温柔耐心的按压很紧致的穴口。她怕痛,第一次後面被进入时,她简直恨死他,好多天都下不了床;第二次被进去,是某天他诱哄她好久,两人前戏做得很足,她迷迷茫茫的答应,一开始又是撕心裂肺的疼,但後来小家伙也嚐到极乐,只是每次的开始都很痛,她都会有些抗拒,他乾脆让这件事变成两人之间的处罚,他吃的到,她也有点好过又不好过。

    古萦整个人趴在符枃身上娇喘,他的那根还牢牢插在她的一张xiāo穴,另一张穴则被他的手指戳弄著。长指已经探入了,有了那液体的润滑效用,推进都特别顺。手指慢慢移动起来,最初古萦是痛的全身僵硬,但伴随著适应、他温柔的低语、不断的碎吻,她才开始放松,快感当然也一袭来。「爷萦儿不敢了」下意识的她还是惧怕著他昂扬的进入会带来巨痛,但是其实她已经舒服的眉头再也皱不起来,娇小的身子也慢慢随著他的节奏摇晃。此刻她身下两处都被填满,符枃的手指和昂扬都被她湿润紧致的小嘴吸吐著,古萦两手颤抖的撑在他身体两侧,小屁股却和他的窄臀紧紧黏贴,膝盖小腿也勉力带动起舒畅的摇晃。符枃只消睁眼,古萦yin荡却又纯真的动情样子就映在眼眸里,她微抬下巴,樱桃小嘴闭不起的发出性感呻吟,长翘的睫毛微颤,星眸微闭,看起来已是在极致快感中迷茫自我了。而她xiong前两团白嫩凝脂,更是摇颤不已,柔软又有弹性,让他忍不住伸出手撷取,好好感受她细腻的触感。

    同时分心做两件事,一方面不能尽情,一方面怕伤了她,符枃决定把握能罚她的「相对少数」机会,好好嚐一嚐她後方的小嘴。他慢慢抽出手指,引来古萦更多颤栗,但当他抱起她身子让两人连接一整夜的部分分开时,滑腻的蜜液潺潺流出,古萦皱著脸哎吟著,在尚未完全退出时,他能感觉到她的xiāo穴强烈的抽搐颤抖。「爷」古萦分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只能娇声无力的唤他,酸麻感如蝼蚁般自蜜处侵袭四肢百骸。「乖萦儿,爷给你。」符枃温柔的将她抱好让她趴在床上,拉过丝绸绵枕枕在她腹下,大掌握住她的手让她撑好做好准备,古萦能感觉到符枃的处罚正要登场,身子轻轻的颤抖起来,忍不住缩了缩。「爷萦儿知错了别别罚」她不知道能不能忍住,不管是最初的极痛,还是最後的极乐。符枃知道她已进入状况了,薄唇勾笑,在她盈白的背上亲亲落吻,然後慢条斯理的将瓶子里最後的透明液体倾倒在她线条迷人的股沟内,清凉的感觉让古萦紧张的身体僵硬起来,符枃温柔的又在她娇俏的臀瓣上落下一吻,手指沾著慢慢流至她菊花xiāo穴的润滑液,按摩她股缝里的软肉。「萦儿,爷只疼你,也只罚你。」古萦抿著嘴,小脸很认真的红了,听进他的低喃,感受著他的抚摸,乖顺的将身子压低,小屁股努力的翘高,「爷,萦儿最喜欢你了」符枃微微一笑,结实的身子覆上她,大掌扶著她的腰,昂扬慢慢的插到最深,缓慢的规律的动起来。

    就算是如此温柔,古萦还是感到自己被撕裂,泪水忍不住滑落,痛楚使她下意识的呜呜哭泣,「爷萦儿疼」「萦儿,以後不许在外人前喝酒了,知道麽?」「恩啊爷」「萦儿,乖萦儿,你是我的。」越来越深,古萦的啜泣也慢慢被呻吟代替,符枃感觉到她身子已经没那麽僵硬,吻了吻她的颈子,速度慢慢加快。「恩啊爷嗯嗯」还是有些许疼痛,但是摩擦已经带来快感,i穴虽然没被进入,但是也渗出许多yin液,源源不断的流淌到她腿间。符枃直起身体,两手依然扶在古萦的腰上,结实的臀部因为姿势而更有力的撞上古萦,她被撞的更厉害,身子随著他的撞击大力摇晃,噗嗤噗嗤的声更明显,大床也更是咯吱咯吱响。古萦的身体痉挛起来,xiāo穴紧紧的缩了几下夹的符枃很是舒服,一阵热液滑下她腿间,他也紧接著多插了几下,粗喘闷哼声中泄在她可口的小嘴里。

    晌午时分,古萦悠悠转醒,全身上下的酸痛令她动一下就哀嚎一次,小翠候在门外多时,一听见她的哀号急忙推门进去。她看了小姐一眼,脸马上红了,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摆,虽然今早二少和小姐欢爱的声音响遍整座院落,但她身上那些痕迹还是又一次证实战况有多激烈。古萦看见小翠进来,也是很害羞,虽然小翠在她嫁进符家就开始伺候她,洗澡更衣早已见过她未著寸缕的模样,但是xiong部上布满吻痕,ru头被吸的红肿,私密处的痕迹也暗示著此处被吮过一遍又一遍,所有羞人的部位都是羞人的印记,她平常很要求符枃不可以亲的她无法见人,但昨晚实在是两人都失控了才会这样。「小姐您要用膳了吗?」「端进来,我、我在房里吃。」小翠匆匆福了身,出去唤人备膳,她一看见古萦红著脸迅速遮起身体,知晓不需替她更衣,便自己忙去了。古萦慢吞吞的穿著衣服,倒是不敢哎叫,免的又惹来下一位瞪口呆的奴婢。

    心满意足的摸了摸填饱的肚子,古萦瞧来瞧去也不知道有什麽事好做,不能走动,因为後面都被他弄得像裂开一样很疼,只能待在房里,她随意的抓了手边的书籍来翻看,符枃看的东西艰涩难懂、无聊至极,没看几下她就想撕了它们。突然想到,上次姐妹淘来她家嗑牙聊天时,偷偷塞给她一本书,说是京城十大热门书籍之一,不过不宜在人前阅览,私下躲在棉被里偷觑是最适合。她生性活泼,每天都带著一大批人马在符枃监视下到处闯荡,根本静不下来,连翻开书都不想。符枃曾经想让她好好看百~万\小!说,问她说没听过「开卷有『什麽』」吗?她参照自己的经验,老老实实的回答开卷有瞌睡虫,直接断了符枃的念头。此刻她别无他法,无处可去,只能乖乖的在房里百~万\小!说,姐妹淘总不会害她的,她勉力的离开椅子,在衣物堆中寻找被埋没的书本,本想唤小翠来帮忙的,但是那本书又是不宜在人前阅览,她只好自个儿亲力而为。

    好不容易抓住书的一角,抽了出来,封面是一对笑容幸福的男女,古萦瞥了瞥嘴,爬到床上去舒服的趴著看,两只小脚在空中摆来摆去,随意的浏览起来。刚翻开都是图片,她随便看了几眼,心里觉得奇怪,怎麽都是一男一女,两个人都连在一起咧?她仔细端详了一下,眼睛突然瞪大,脸颊上很快浮起红霞,小手啪的一声把书本阖上。真真是太荒yin了,这种书果然可以成为京城十大热门书籍,没有繁复如蝌蚪的文字就是一大优点,书里的人物脱光了正在做的事不就是她跟符枃大坏蛋最常做的事吗?她心里充满好奇,在嫁人之前,她对男女情事通盘不解,嫁人之後对象只有符枃一个,他又都主动掌握全局,说真的,她通常脱光衣服被他亲个两三下就迷茫了,根本不是很知道整件闺房密事的完整行程。她像是做坏事一样,偏著头偷偷掀开书的一角,瞧见人物火辣新奇的姿势,心里一惊又害羞的阖上书,就这样在矛盾间偷看了十来页。就当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翻的大开,房门突然打了开来。

    「萦儿。」符枃绕过屏风,大步向她走去。刚下朝,听见奴婢说古萦整天窝在房里,心想只要一有空依她的个性早就飞檐走壁去了,今日如此反常,定是「处罚」伤到她了,思及此,他就即刻回房。古萦眼明手快的将书本塞到枕头底下,符枃其实有瞄到她的小动作,但是念及她的伤势,只得暂且将之摆放一边。他坐到床边,拍了拍她的小腿,「还会疼吗?我瞧瞧。」古萦一想到那种疼痛,就缩了缩小腿,脸上带著畏怯的表情。「不用啦,休息一下就好了。」「之前都是抹药才不疼的。听话,屁股抬起来。」古萦抿著嘴,心里一方面局的现在姿势挺好的,怕被他抹一抹又疼了起来,另一方面,刚刚瞧yin书,觉得亵裤好像湿湿的,要是给他发现了,不知道怎解释才好。符枃有些不耐,双手托住她的腰,将她弄成了昨晚欢爱时的姿势一样,屁股抬高,双膝张开跪著,上半身伏地。「不会弄疼你的。给爷看看。」古萦知道他根本不容拒绝,只好乖乖的点了头,符枃慢慢将她的亵裤褪去,露出点缀有吻痕的白嫩屁股。

    他轻轻掰开她的股瓣,检视红肿及撕裂的情形,情况不坏,没有流血,只是有些肿,这让他松了一口气。自怀中掏出瓷瓶,沾了药膏,长指就往她小菊花抹去,古萦依然痛的抽气了一声,冰凉感刺激了伤处,但他很耐心的在周边温柔按摩著,久了不疼了,甚至有些舒服。「好些了麽?」察觉古萦没有再那麽畏缩,他才停止动作。「恩,好了,爷帮我穿裤子。」「爷看看前面有没有受伤。」古萦一惊,结巴道,「不好呃,不用了,前面不疼。」「翻身。」古萦无从拒绝,认命的翻过身仰躺,只是两脚合的可紧了。符枃以为她只是害羞,微微一笑,俯下身去给她一个深吻,手一边滑进渐渐卸下防卫的双腿间。就当古萦还意乱情迷时,一句话突然让她羞的无地自容。「这麽湿?」显然符枃有些疑惑,手指也不敢贸然插进去,他起身,将她的腿打开,仔细看向她腿间,只见漂亮的粉嫩贝肉紧紧闭合,但是却渗出点点晶莹水光,一点都没有受伤迹象。他还是翻开小嫩肉,以免伤处被遗漏,但是她的花瓣是那麽完好那麽诱人。手指忍不住揉起湿盈盈的小肉珠,古萦吓了一跳,身子发颤起来。「爷不要」「小萦儿,趁爷不在,又做了什麽坏事?」「恩没有嗯啊只是看百~万\小!说而已」符枃突然想起他刚进房时古萦鬼鬼祟祟的藏了什麽东西,他不动声色的观察她藏的可能之处,手指一边插进xiāo穴里,噗嗤噗嗤的,yin水都给插了出来。「恩啊爷嗯嗯」符枃一边玩她,一边装做无他意的将她扶了起来,将绣枕立起好让她靠著,绣枕底下藏著的春宫图立时露了马脚。「啊」古萦慌了手脚,书还是被从容不迫的符枃给拿了去。

    毫不费劲的就让古萦躺在自己怀里,两人坐著,背靠xiong很亲密,符枃将下巴搁在她的润肩上,明目张胆的把书摊开在两人眼前。「萦儿今日这麽上进啊。为夫是否该好好奖励你一番?」古萦红透脸,小手就要去抢书。符枃单手就握住她的小掌,轻轻的在她脸颊侧落下一吻。「萦儿你瞧,图上的人,跟今早我们俩的姿势是不是很像?」古萦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你今早叫得爷都没法专心上朝了。小荡妇,是不是很舒服?」「不要说了」符枃又随意翻了几页,「唔,这姿势也试过,萦儿好像挺喜欢的是不是?」

    古萦偷偷瞥了图画一眼,图上的男女泡著温泉,面对面,女人坐在男人身上,表情十分yin媚。几个月前,符枃随王上微服出巡,带上了兴高采烈想一睹新鲜事的她。王上视察了山村情况,在山路中颠簸前行,虽然深山中房子很是简陋,但是却分布了大大小小的天然泉池,王上就让人分下几处泉给随侍的人,当然包括位高权重的她的亲夫右相大人。那两晚,她几乎未曾阖眼,符枃让下人在池边搭了毡布棚,摆上舒适的软垫锦被。两人泡在池子里为对方净身,也就是爱抚的另一种说法,疯狂的在热水池中欢爱,泡久了就起身,随意拭乾水珠後又在棚里继续永远也不腻的情事。在星亮满夜的照映下,原本该是静谧温淳的水池充满著他低沉的喘息和她娇软的呻吟。

    再过几页,是一幅在花园里的yin图,女人跪在花园里看似在赏花,但身上一丝不挂,xiong部被捏玩著,一个男人自後头进入她。这使她想到,前庭的花园有她最喜欢的金橘色雏菊,常常让她待一下午也不腻,符枃也在花季时会在那陪她百~万\小!说或吃点心。有次他居然不规矩,趁她跪著拔小杂草时,默不作声的摸她的屁股,下人都站在园子外听候差遣,她又不能骂他色,只能无声的闪躲挣扎,结果他强硬的把她抱在怀里,拉开前襟、松了肚兜,坏心的拔了朵小雏菊就搔她的ru头,玩她玩了好一下子,粗糙的姆指就接替菊花,搓弄起来,她不能叫也不能呻吟,很是难受。结果最後两人做完坐姿式的欢爱後,又试了她最怕的处罚式,在菊花园里插她的小菊花真是可恶至极。

    从回忆中回现实,古萦很是羞怯的说道,「爷都欺侮萦儿从前是,现在也是。」「爷让你嚐过这麽多欢爱滋味,原来萦儿觉得不够啊。」「你胡说我」「爷知道了,那麽,从今晚起,一天晚上试三种姿势怎麽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被他打断,「别担心,这本书呢一系列有十本,恰好就是京城十大热门书籍,爷会买全,够咱试到年底了。」他不露痕迹的一笑,稍稍侧身,薄唇堵住欲语红唇,大掌旋即抛了那本书让它飞个老远,密密实实的握住她xiong前两团凝脂,时轻时重的按揉起来。房里活色春香,远比那本春宫图来的精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