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8
    多情的妻妹

    刘德凯,今年二十三岁,健壮高大的体材,给人一种粗犷豪迈的感觉,并且

    散发出男性的魅力。由於爸爸长期在大陆经商多年未归,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天晚

    上,妈妈张素莲特地准备了一桌简单的晚餐,庆祝他的大学毕业并且破例开了

    一瓶洋酒。两人就这样吃着、喝着、聊着,好不容易的才结束这顿晚餐。

    吃完晚餮後,张素莲去播放柔和的音乐,两人就在阔大的客厅,相拥着跳起

    舞来。此时正是炎夏的时候,张素莲穿着一件丝质的洋装,刘德凯也只穿一件短

    衬杉及长裤,两人刚开始跳舞的时候,还能保持着距离在跳着舞。可是刘德凯由

    於喝酒的关系,周身的热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着,此刻他的右手又拥抱着那

    柔细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紧妈妈。

    本来的左手牵着张素莲的右手,左手是拥着张素莲的腰肢,此刻改变成了左

    手抱住张素莲的背部,右手已抱着张素莲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并且又将脸紧紧的

    贴着妈妈的粉颊张素莲此时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连环绕着,此刻被她

    心爱的儿子,紧紧的拥抱着,使她感觉到从宋有过的甜蜜舒畅之感觉,整个人也

    像是神魂飘荡的美妙感觉刘德凯从未有过与女人如此亲近的拥抱,虽然有一层

    单薄衣服隔住,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妈妈那对丰满结实的玉ru,紧紧的挺住在

    他雄厚的xiong前。同时刘德凯的右手抱住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可以感觉出她穿着一

    件短小的三角裤。

    刘德凯由於酒精的作崇,又紧紧地拥抱着妈妈,触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娇驱,

    渐渐地把他男性原始动力激发起来。刘德凯此刻兴奋得大胆的偷偷地,双手不规

    榘的在张素莲粉背及丰满圆挺的屁股抚摸起来。张素莲此刻与刘德凯如此的拥抱,

    那种异性肌肤相亲的触感,把她电触得周身酥酥麻麻的。一阵阵的幽香,飘进了

    刘德凯的鼻子里,使他的血液神经,更加兴奋与刺激,他的双手又在妈妈的粉背

    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抚摸,雄厚的xiong前又紧吻着张素莲的粉ru,已经把他振奋得那

    根大巴愤怒的挺立起来,并很坚硬的挺立在张素莲两腿之间的xiāo穴上。

    一个虎狼之年的女人如何能抵挡得住自己心所爱的男人,如此的抚摸,何况

    又有一根坚硬的大巴,实实的抵住她的xiāo穴上。她此时畅快得魂飘九宵云外,

    整个人酥酥软软的紧趴在儿子刘德凯的身上,根本没有力气去挣扎,去反抗儿子

    的不规榘行动,最主要的是那份畅感,使她不愿去反抗,不愿失去那份畅感。

    刘德凯的亲吻与抚摸。张素莲并没有挣扎与反抗的具体行动,好像是在鼓励

    他再接再厉的行动下去,使他更加冲动,更加大胆地在张素莲身上不规榘的乱摸

    起来。

    此刻他们两人已不是在跳舞,两人静静的站立着亲热的紧紧拥抱住。刘德凯

    这时色胆包天的,把妈妈洋装背面的拉链,慢慢地往下拉了下来,并缓缓地把洋

    装往下的脱了下来。

    此时张素莲的洋装,已脱落在地,身上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ru罩,

    那付ru罩,罩住了张素莲那对粉ru的下半部,而粉ru的上半部,却是雪白柔嫩

    如同两颗肉球似,裸的丰满又结实的挤在一堆挺立着。她的下身穿着一件诱

    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裤,隐隐地显现出张素莲一丛柔细不多不少的yin

    毛,看起来真是诱人可爱极了。

    张素莲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ru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裤,遮住她重要部位

    之外,全身已裸地呈现在儿子的眼前。

    此时的张素莲,由於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到了极点,并且抵挡

    不住儿子那双魔手,在她身上不规榘的抚摸,把她摸得酥麻畅快,那份舒畅的快

    感,使她爽得无力挣扎,也不愿意去反抗。

    她得羞愧地紧闭双眼,任由儿子在她身上抚摸,去享受儿子抚摸所传来的

    阵阵快感。刘德凯脱落了妈妈的洋装,睁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

    里暗「哇┅┅呀┅┅」的叫了一声,真是美极了。他看到妈妈全身上下肌肤雪白

    微微泛红,多麽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长的,更托出整个娇躯,更加

    迷人,更加诱惑性感。

    刘德凯从未见过女性这样的,何况头一次就让他见到,如同维纳斯女神

    雕像般的美妙娇躯,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里此时刘德凯已冲动得把自

    己的短衬衫及长裤,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穿着一件内裤。

    刘德凯脱掉衣服後,一把抱住妈妈走进房间,将妈妈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

    着扑到妈妈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妈妈亲吻起来。

    此时两人,都被对方几乎裸的肌肤相亲,如同触电般的舒畅,又加酒精

    在两人周身血液燃烧,烧起了两人熊熊的欲火。刘德凯此刻吻着张素莲的樱桃小

    嘴,张素莲也自动地开张小嘴,与儿子热情的吻着。

    刘德凯慢慢地把舌尖伸进妈妈的小嘴里,妈妈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吞兴儿子

    互相的舐着。

    刘德凯与妈妈热情吻着、吻得兴奋地用双手在妈妈的粉背上、要解去妈妈粉

    背上的ru罩小铁勾。

    这时张素莲羞愧得满脸通红,并矜持着的说道:「哦┅┅德凯┅┅不行┅┅

    你┅┅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喔┅┅喔┅┅我们┅┅是┅

    ┅母┅子┅┅┅┅┅不要┅┅这样┅┅哦┅┅」

    虽然张素莲口中叫着「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

    挣扎,抬高了她的娇躯,却方便了刘德凯解去了她背後ru罩的小铁勾。

    刘德凯现在已被欲火烧昏了头,那里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脑海中只知道

    如何去发泄心xiong中的欲火。他把妈妈的ru罩脱去,顿时跳加了两颗如同水梨似的

    雪白玉ru,在两颗玉ru上长出了两朵红红的花蕾,花蕾上结了两粒红豆似的ru头,

    那对粉ru不但丰满坚挺,又圆又结实,真是可爱又美丽极了。

    刘德凯见到这对美丽的玉ru,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头趴在妈妈的xiong前,用嘴

    猛吻起那对玉ru,并用舌尖去舐吸着ru头张素莲被儿子脱去ru罩,那对玉ru整

    个裸呈现在儿子的眼前,她这对宝贝玉ru从未被别的男人这样裸的看过,

    现在整个裸的让儿子在观赏,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双眼紧闭本来她想把刘

    德凯推开,可是刘德凯此时却用嘴去吻吸她的粉ru,用舌尖去舐吻她的ru头,那

    种舐吻粉ru及ru头的快感使她周身酥麻,使她全身颤抖起来,这种感觉给她甜甜

    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没有灵魂似的轻飘飘使她不忍推开儿子,希望儿子再

    继续吻着,给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里又怕儿子乱来,可说是又怕又爱,进退

    两难之中。

    刘德凯这时已刺激到极点了,由那对粉ru着,再缓缓地往上吻去,吻着儿子

    的樱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妈妈的玉ru,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

    力的去吮吻着。刘德凯的嘴在吻着,右手也不安份的插进了妈妈的小三角裤里抚

    摸着,摸触到那丛柔软稀松的yin毛,月手掌在妈妈两腿之间的xiāo穴上揉擦着,并

    用手指在xiāo穴的yin核上磨着。张素莲惊得赶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处

    已经给刘德凯摸到了。她红潮满脸,只羞得将双眼紧紧闭着。

    刘德凯此时放肆的不停在妈妈全身上下抚摸着,吮吻着。这时的张素莲已被

    儿子挑逗得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全身不停的扭动着,满脸通红,媚角含春,春心

    荡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烧得周身热滚滚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着:「

    喔┅┅喔喔┅┅嗯┅┅哼┅┅德凯┅┅不要嘛┅┅你不能这样┅┅嗯┅┅哼┅┅

    我是┅妈┅

    妈┅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可以的┅┅喔┅┅喂┅┅你这样子┅┅┅┅

    妈妈┅┅好难过┅┅哎┅┅哎唷┅┅妈妈好痒┅┅哎呀┅┅妈妈┅┅受不了┅┅

    ┅┅痒死了┅┅喔┅┅哦┅┅德凯┅┅求求你┅┅不要这样┅┅妈妈┅┅好害怕

    ┅┅德凯┅┅妈妈怕┅┅」

    「别怕┅┅」

    刘德凯手摸着张素莲的香穴,听到了她那迷人的娇哼声,更加刺激的把她的

    小三角裤脱了起来。

    「哎呀┅┅德凯┅┅不行┅┅嗯┅┅哼┅┅不能这样┅┅┅喔┅┅喂┅┅不

    可以┅┅哎唷┅┅色鬼┅┅死鬼┅┅你怎麽可以┅┅脱人家的裤子┅┅哎呀┅┅

    不┅┅妈妈┅┅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拜托你┅┅好吗?┅┅」

    张素莲此时大概是被刘德凯玩得骚痒难忍,再加上酒精发挥了作用,虽然口

    中说不能这样,可是她却挣扎得把屁股抬高,使刘德凯很顺利的将她小三角裤脱

    掉。刘德凯脱掉妈妈的小三角裤後,连忙也将自己的内裤脱掉,再紧紧地抱住妈

    妈柔嫩雪白的粉躯,右手不停地在xiāo穴yin核上磨擦着,嘴巴不断地在妈妈的ru头

    上吮吸着,把妈妈玩得xiāo穴里不停的流着津津yin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着:「喔

    ┅┅喔喔┅德凯呀┅┅你┅┅不┅┅不要玩了┅┅嗯┅┅哼┅┅妈妈┅┅受不了

    了┅┅求求你┅┅别玩了┅┅┅┅好难过┅┅哎┅┅哎唷┅┅哦┅┅妈妈┅┅痒

    ┅┅痒死了┅┅喔┅┅喂┅┅不┅┅不行呀┅┅不要嘛┅┅」

    张素莲此时深深的体会到两性裸的肌肤相亲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

    份特殊的酥爽滋味,使她周身畅快骚痒难过,难过得小嘴不停地乱哼乱叫着:「

    哎┅┅呀┅┅德凯┅┅妈妈┅┅真的┅┅痒死了┅┅你┅┅你不要┅┅再玩了┅

    ┅嗯┅┅哼┅┅玩得┅┅妈妈┅┅好难过┅┅哎唷┅┅不行┅┅再玩了┅┅妈妈

    ┅┅求求你┅┅别再玩了┅┅好嘛┅┅」

    刘德凯玩得正在起劲,正在爽快,又听到妈妈无病呻吟似的娇叫声,把他整

    个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妈妈的娇躯他紧紧地抱住妈妈,与她嘴对嘴的吻着,

    他那雄厚的xiong部,也紧压住妈妈的玉ru,下面那根大巴也挺立在xiāo穴的yin核上

    顶着。

    张素莲被儿子面对面的压住,反被那根坚硬的大巴,顶住在她的xiāo穴yin核

    上,一时像洪水暴发似击崩了堤防,整个人也崩溃了最後一道防线。

    张素莲已忍不住的主动地将儿子紧紧抱住,自动地与他热情的亲吻着,她的

    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并不断的扭动,让刘德凯的大gui头,在自己的xiāo穴核

    上,去顶碰着它,去磨擦着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经酥麻起来,酥麻得舒爽起

    来。

    张素莲的热情骚劲,引发刘德凯一股想要插穴的念头,他慢慢地将那根坚硬

    的大巴,延着的xiāo穴洞口,微微的挺了进去。

    张素莲此时已是欲火高涨之时,整个xiāo穴洞口已张得开开的,并且yin水流得

    整条yin道的,所以刘德凯的大gui头才能微微的挺进了桃源花洞。

    此时张素莲感觉到儿子的大gui头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xiāo穴里,心里一时惊怕

    的喊了起来:「哎┅┅呀┅┅儿子┅┅你┅┅不能┅┅不可以┅┅喔┅┅喔┅┅

    不能插进去┅┅不要┅┅插进去┅┅哎┅┅哟┅┅妈妈┅┅求求┅┅你┅┅不要

    这样┅┅喔┅┅喂┅┅妈妈┅┅让你玩┅┅你不要插进去┅┅好吗┅┅儿子┅┅

    哦┅┅」

    「喔喔┅┅喂┅┅这样子┅┅不行的┅┅德凯┅┅不耍嘛┅┅我们┅┅┅┅

    不要这样┅┅好吗?┅┅德凯┅┅妈妈┅┅求求你┅┅放了妈妈吧┅┅哎┅┅唷

    ┅┅」

    这时刘德凯的大gui头,已被妈妈的xiāo穴,紧紧的夹住,觉得好暖和,好酥麻,

    张素莲的求叫声,他那能听得进去,他爽快的一时冲动地用力的将整根坚硬大

    巴插了下去。

    「啊┅┅呀┅┅」张素莲一声痛苦的娇叫着,粉脸由红转成灰白,额头冒着

    冷汗,媚眼泛白,并咬牙切齿着,好像是非常的痛苦。良久,张素莲只觉得xiāo穴

    里,被一根火热热的大巴插着,有股涨满酸酥麻的畅感,袭击在她的心头,使

    她羞愧得闭着双眼,并微微的挣扎起来,微微的扭动屁股。

    刘德凯见妈妈在挣扎着,扭动着,於是他缓缓地抽动着大巴,慢慢地一进

    一出的起来,他的嘴巴也跟着去吮吸着张素莲的粉ru。

    不久,张素莲渐渐地感觉到有一股酸酸麻麻的骚痒,她的粉ru被吻得心头酥

    酥麻麻的痒了起来。她骚痒得慢慢流出了yin水,使得刘德凯的大巴更加容易的

    插了。

    刘德凯的大巴慢慢地抽出,缓缓地插入,渐渐地把张素莲插出味道,yin水

    也跟着津津流了出来,把整xiāo穴yin道流得的,滑滑的,使得刘德凯感到大

    巴的进出很顺利。

    此时的张素莲已是尝到了舒爽的滋味,刘德凯的缓慢抽挥,不但不能制

    止她的骚痒,反而有点难过现在的张素莲,是急需儿子大力的着她的xiāo穴,

    才会感到痛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自己挺着屁股,扭动着屁股,让

    她的xiāo穴里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gui头顶撞着。

    张素莲自己这样的扭动,不断的抬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骚痒难过,小嘴又忍

    不住的yin叫起来:「喔┅┅喔┅┅德凯呀┅┅你┅┅真的┅┅插进去┅┅哎┅┅

    唷┅┅妈妈┅┅怎麽办┅┅哎┅┅哟┅┅妈妈┅┅是你的人┅┅┅┅你┅┅一定

    ┅┅要┅好好┅对待┅妈妈┅喔┅┅喂┅┅不然┅┅妈妈┅┅作鬼┅┅也不会饶

    你的┅┅哎┅┅唷┅┅」

    「哦┅┅好妈妈,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妈妈的,奶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

    一起,我会好好的爱奶,我的好妈妈。」

    「哎┅┅唷┅┅妈妈┅┅既然┅┅是你的人┅┅嗯┅┅哼┅┅妈妈┅┅要让

    你┅┅快乐┅┅妈妈┅┅要好好的┅┅给儿子玩┅┅让儿子玩得痛快┅┅喔┅┅

    喔┅┅好嘛┅┅儿子┅┅你大力插吧┅┅哎┅┅喂┅┅妈妈┅┅就让你┅┅插个

    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刘德凯想不到妈妈会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起xiāo穴,把张

    素莲插得咬牙切齿地娇声yin叫着:「哎┅┅唷┅┅亲儿子呀┅妈妈的┅┅亲儿子

    ┅┅尽量插吧┅┅插死妈妈吧┅┅喔┅┅呀┅┅反正┅┅妈妈已经是┅┅你的人

    ┅┅随便你┅┅怎样插┅┅哎┅┅哟┅┅算了┅┅哎┅┅唷┅┅喂┅┅呀┅┅好

    美┅┅好美哦┅┅亲儿子┅┅妈妈┅┅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哎┅┅哟┅┅我的┅┅┅亲

    哥哥┅┅对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哎┅┅呀

    ┅┅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亲哥哥┅┅大力插吧┅┅喔┅┅喂┅┅插死┅┅妈妈

    吧┅┅哎┅┅唷┅┅喂┅┅呀┅┅妈妈┅┅快死了┅┅哦┅┅呀┅┅妈妈┅┅快

    忍不住了┅┅快死┅┅给你了┅┅哎┅┅哟┅┅哎┅┅呀┅┅妈妈┅┅死了┅┅

    喔┅┅喔┅┅丢了┅┅哎┅┅哟┅┅丢了┅┅」

    xiāo穴里一股强劲的yin精猛力地直射在刘德凯的大gui头上,把整个xiāo穴流得涨

    满,并顺沿着xiāo穴流出来,流得张素莲屁股底下床褥,地一大片yin精,张

    素莲的人也舒爽得无力地瘫痪在床上。

    这时正在起劲的刘德凯,见到妈妈出了yin精,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使

    他起来,感到没有劲道,非常的乏味。於是他改以逸待劳的方式,慢慢地去

    着xiāo穴,双手在妈妈粉ru上揉摸着,希望再度引燃起妈妈的欲火。

    不久,软弱无力的张素莲,又被儿子的挑逗,点燃起欲火,又有力气地接受

    儿子的挑战。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动着屁股,双手紧紧的抱住刘德凯,主动

    地伸出香舌去与刘德凯热烈的亲吻着。

    刘德凯见妈妈又yin荡起来,激起了他的干劲,已是在埋头苦干着,猛力的抽、

    大力的插,渐渐地把张素莲插得yin荡的叫起来:「喔┅┅喂┅┅呀┅┅亲儿子┅

    ┅我的┅┅哥┅┅亲哥哥┅┅哎┅┅唷┅┅你真能干┅┅你插得┅┅妈妈┅┅美

    ┅┅美死了┅┅哎┅┅唷┅┅喂┅┅妈妈┅┅爱死┅┅你了┅┅」

    一个饥渴难禁的女人,被她尝到了两性作爱那股畅感及出了yin精那股乐昏昏

    的快感。此刻的张素莲已经尝知了味,现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还要yin荡。她不停

    地用力的上下挺着屁股,不断地猛力去扭动着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

    去配合儿子的。

    刘德凯见到平时高贵文静的妈妈,想不到插起xiāo穴来,会是这麽的yin荡,把

    他荡得周身神经起了畅感,这份畅感增添了他一股勇猛的劲道,他已勇猛的

    着妈妈的xiāo穴。

    这时的张素莲是周身流满着汗水及不断的颤抖,双手紧紧抓住枕头,头部不

    停的摆动着,全身也跟着不断大力扭动,小腿是在半空中飞舞着,小嘴中也yin荡

    的大声喊了起来:「哎┅┅唷┅┅我的┅┅好哥哥┅┅亲哥哥┅┅喔┅┅喔┅┅

    你┅┅你插死我了┅┅插得妈妈┅┅美┅┅美死了┅┅哎┅┅哟┅┅喂┅┅呀┅

    ┅妈妈┅好快活┅┅哥呀┅┅我的┅┅喔┅┅呀┅┅好哥哥┅┅哦┅┅哦┅┅」

    「哎┅┅呀┅┅人家┅┅爱死┅┅你了┅┅哎┅┅唷┅┅亲哥哥┅┅你┅┅

    插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没有你┅┅

    哎┅┅哟┅┅喂┅┅呀┅┅妹妹爱死┅┅哥哥了┅┅哦┅┅喂┅┅我的哥┅┅我

    的大哥哥┅┅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亲儿子┅┅好哥哥┅┅哎┅┅呀┅┅妹妹┅┅快了┅

    ┅快不行了┅┅妹妹┅┅好爱你┅┅哎┅┅唷┅┅喂┅┅呀┅┅妈妈┅┅不能┅

    ┅没有你┅┅请你┅┅不要┅┅离开┅┅妈妈┅┅哦┅┅哦┅┅」

    「喔┅┅喔┅┅妈妈┅┅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哟┅┅喂┅┅

    呀┅┅要给你┅┅插死了┅┅我的┅┅大哥哥┅┅再用力┅┅┅┅哎┅┅呀┅┅

    人家┅┅真的┅┅┅┅快┅┅快┅┅用力┅┅」

    刘德凯被张素莲大力扭动,及yin言yin语的娇叫声,刺激得周身神经,几乎快

    要崩溃了,此刻他也舒畅得喊了起来:「喔┅┅妹妹┅┅我的┅┅素莲┅┅妹妹

    ┅┅我的┅┅好妹妹┅┅奶┅┅好yin┅┅好荡┅┅荡得┅┅我┅┅好美┅┅好爽

    ┅┅好爱奶┅┅我也┅┅快了┅┅快丢了┅┅等等我┅┅让我┅┅死在┅┅妈妈

    的xiāo穴吧┅┅哦┅┅呀┅┅等我┅┅快了┅┅」

    「哎┅┅哟┅┅哥哥┅┅妹妹┅┅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哥

    哥┅┅亲儿子┅┅哎┅┅呀┅┅快一点┅┅妹妹┅┅快了┅┅哎┅┅哟┅┅不能

    ┅┅等了┅┅亲哥哥┅┅哎┅┅唷┅┅喂┅┅呀┅┅妹妹┅┅喔喔┅┅我不行了

    ┅┅哎┅┅呀┅┅出来了┅┅哎┅┅哟┅妈妈丢了┅┅哦┅┅呀┅┅死了┅┅哎

    ┅┅哎┅┅唷┅┅丢了┅┅」

    又是一股浓浓强劲的yin精,冲击在刘德凯的大gui头上,把正在紧要关头,正

    在舒畅的刘德凯,冲击得酥麻地整个崩溃了,彻彻底底的崩溃,忍不住的背脊一

    凉,精关一松,喷了一股一股又浓又硬又烫的处男阳精,猛击在妈妈的xiāo穴里的

    穴心。

    刚出了yin精的张素莲,被一股又一股的强劲阳精,猛击在她的穴心上,使她

    整个人更加舒爽得乐了昏死过去。

    第一次出了阳精的刘德凯,也劳累过度的舒畅地,把着妈妈那身柔嫩的粉躯

    睡了下去。

    天色大亮之时,张素莲首先醒来,见到两人此刻裸的情形,直羞得脸红

    耳赤,但是事情已发生了,只好面对事实,把刘德凯摇醒过来。

    刘德凯正在甜睡中,被张素莲摇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又抱住张素莲,双手在

    她的娇躯抚摸起来。张素莲见刘德凯又再胡来,在他的肩膀打了一下,并对他说

    道:「喂!德凯,别再胡闹了,我有话跟你说,不要乱来了。」「哦!好妈妈,

    是什麽事,奶说呀,我听奶说」刘德凯嘴说着,双手并不停的在张素莲身上抚

    摸着。

    张素莲满脸愁容的对刘德凯说道:「德凯!我们已发生了关系,你说我们该

    怎麽办呢?」

    「哎呀!我的好妈妈,奶在说什麽嘛,我们是母子,难道这份感情还不够深

    厚吗,我确实很爱妈妈,为了妈妈,不管怎样吃苦,我一定努力去创番事业,我

    可以发誓义爱妈妈的心永远不变。」

    「唉!亲儿子!妈妈的人都是你的了,纵时你爸爸回来也一样!」

    「谢谢妈妈对我这麽好。」

    刘德凯对张素莲的爱心,感激的紧紧抱住张素莲雪白柔嫩的粉躯,大力的抚

    摸着,猛力的吻着,又把张素莲引起春心荡漾,整个人又骚痒起来。

    不久,刘德凯将张素莲侧卧,自己面对着她,右腿插入她的左腿下,微微向

    上突,使她的xiāo穴张开,移近身子,将他那根坚硬的大巴,抵住在xiāo穴的洞口

    上。

    大gui头这样有力的顶住了yin核,直把张素莲顶得yin水猛流,震得人二神经一

    颤,周身发抖,紧紧拥抱,嘴唇相接,下体互相紧贴磨擦,两个人呼吸也渐渐地

    急促起来。

    「亲儿子,吻我┅┅」

    接着香舌巧送不停的在少平口内动着。

    「好哥哥┅┅我心里痒死了┅┅」

    此时刘德凯见妈妈春情发动,浪态娇媚,本已冲动得不能把持,但他仍沉着

    气,像是无事般的挑逗着张素莲。

    「我的亲妈妈奶哪里在痒呢?」

    「哼┅┅哥哥┅┅坏死了┅┅哼┅┅我不来了┅┅」张素莲像似生病般的不

    停呻吟着。

    「哦!亲妈妈说我坏,那我就拨出来吧!」

    刘德凯说完,将顶住yin核上的大巴「滋」的一声抽出,并且反身平躺着,

    眼眼看着天花板。

    「啊┅┅呀┅┅哥呀┅┅好哥哥┅┅不行呀┅┅难过死了┅┅里面像是┅┅

    蚂蚁在爬似的┅┅好痒哦┅┅痒死人了┅┅」

    张素莲浪得满脸急迫的样子,银牙咬着下唇,一副饥饿难过的样子,也不顾

    羞耻的,伸出娇嫩的玉手,就握住了七寸长的大巴,两个丰满雪白柔嫩结实的

    玉ru,在儿子身上磨动。

    「哎┅┅唷┅┅好哥哥┅┅亲哥哥┅┅给我吧┅┅妹妹┅┅难过┅┅哎┅┅

    哎┅┅唷┅┅呀┅┅」张素莲说到这儿,羞愧得说不下去。

    「奶说什麽?叫我好听的。」

    「哼┅┅人家┅┅已经┅┅叫你┅亲哥哥┅┅啦┅┅」

    「不行,我还要听!」

    「哎┅┅我的┅┅亲哥哥┅┅快呀┅┅」

    「快什麽呢?」

    「哎┅┅哟┅┅我的┅┅心爱┅┅哥哥┅┅小┅┅妹妹┅┅哎┅┅呀┅┅真

    的┅┅」

    「哦!真的怎麽样?」

    「哎┅┅唷┅┅人家┅┅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我怎麽知道知道?」

    「哎┅┅呀┅┅妈妈┅┅难过死了┅┅要哥哥┅┅」

    「要哥哥的什麽呀?」

    「嗯┅┅哼┅┅人家┅┅要┅┅要┅┅要哥哥┅┅哎┅┅呀┅┅哥哥的┅┅

    大巴┅┅啊┅┅羞死人了┅┅」

    张素莲说完,已羞得粉脸飞红,脸猛贴近儿子的xiong前,头再也抬不起来。

    刘德凯怕真的羞着了她,一个挺身将儿子压在身下,分开她两条,提起

    大巴,用大gui头在她的xiāo穴yin核上磨动。

    「哎┅┅唷┅┅心肝┅┅哥哥┅┅喔┅┅好哥哥┅┅嗯┅┅哼┅┅妈妈要┅

    ┅妈妈要┅┅哎┅┅呀┅┅妈妈┅┅要亲哥哥┅┅插进去┅┅」

    刘德凯这才拨开yin唇,慢慢的往里送,张素莲已迫不待急的挺高着xiāo穴往上

    迎去。刘德凯感到张素莲xiāo穴内热热的,紧挟着正向里挺进的大巴,异常的舒

    服,他刚插进去一半,张素莲像赞美似的呼了一口气,更加用力的抬高屁股住上

    迎着大巴。

    「啊┅┅呀┅┅」

    听她一声惊呼,原来刚才她用力的一抬,粗大的巴全根尽入,直顶得她

    的穴心微颤。张素莲红着脸,望着儿子媚眼含春的笑着,屁股又在下面转动起来,

    刘德凯见妈妈如此媚浪,亦挺动着屁股,轻轻地起来。

    此时的张素莲,只乐得眉眼含笑,口角生春,小屁股不停的转动着,小嘴娇

    笑着叫道:「哎┅┅唷┅┅好哥哥┅┅心肝┅┅雪┅┅雪┅┅顶到了┅┅┅妹妹

    的┅┅穴心了┅┅玩得┅┅人家┅┅真舒服┅┅哎┅┅哟┅┅妈妈┅┅好美哦┅

    ┅」

    刘德凯见她yin浪得可爱,猛然的用力,插得张素莲死去活来的叫着:「

    哎┅┅哎┅┅唷┅┅哥呀┅┅亲哥哥┅┅喔┅┅喔┅┅喂┅┅妹妹┅┅美死了┅

    ┅人家┅┅没命了┅┅亲爱的┅┅大巴┅┅哥哥┅┅嗯┅┅哼┅┅」

    「好┅┅好┅┅好舒服吗?」刘德凯一边着一边问着张素莲。

    「哎┅┅喂┅┅舒服┅┅妹妹┅┅舒服透了┅┅哎┅┅唷┅┅喂┅┅呀┅┅

    xiāo穴心┅┅给顶住了┅┅酥酥的┅┅唔唔┅┅麻麻的┅┅酸酸的┅┅哼┅┅」

    「喔┅┅哥哥┅┅也很舒服┅┅妹妹┅┅要不要┅┅大力的插┅┅快一点的

    插┅┅」

    「要┅┅要┅┅要再重┅┅一点┅┅大巴哥哥┅┅插死┅┅浪妹妹吧┅┅

    哎┅┅唷┅┅喂┅┅呀┅┅」

    「好┅┅那我就猛力的插了┅┅」刘德凯说完,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

    上,非常猛力又快速的起妈妈的xiāo穴来。

    「哎┅┅呀┅┅对了┅┅哥呀┅┅哎┅┅唷┅┅喂┅┅呀┅┅大巴┅┅亲

    儿子┅┅就这样┅┅就这样┅┅哎┅┅哎唷┅┅我的┅┅天呀┅┅插死人了┅┅」

    张素莲小嘴yin叫着,小屁股也跟着猛摇着。

    「哎┅┅哟┅┅好哥哥┅┅这一下┅┅可要┅┅妹妹┅┅的命了┅┅喔┅┅

    喔┅┅哎┅┅呀┅┅快停┅┅快快停┅┅大巴┅┅亲哥哥┅┅哎唷┅┅喂┅┅

    人家┅┅快忍不住了┅┅」

    刘德凯知道她耍泄了,忙用力的将大gui头紧紧顶住穴心。

    「哎┅┅哎┅┅唷┅┅妹妹┅┅忍不住了┅┅不行了┅┅喔┅┅喔┅┅要丢

    了┅┅丢了┅┅」

    张素莲叹出一口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周身软绵绵了,挟着刘德凯的

    也软下来了,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

    此时刘德凯紧紧的搂住妈妈,大巴感到xiāo穴里面在一阵阵的抽动,紧吸着

    大gui头,舒服透顶了。

    良久,张素莲微微的张开美目,唇角微微地向上翘,露出了甜美的笑意,凝

    视着俯在身上的儿子道:「亲哥哥,刚才太舒服了,灵魂像飞走了,在空中飘得

    太美了。」

    「妹妹舒服了,那我怎麽办呢?」

    这时张素莲才感到xiāo穴中有点发涨,那根坚硬的大巴,还在xiāo穴里面一跳

    一跳的跳动着。

    「嗯┅┅好哥哥┅┅你太厉害了,妈妈差一点给你插散了。」

    「哦┅┅妹妹,奶说我厉害,什麽厉害?」

    「哼┅┅不来了┅┅你又在羞我了┅┅死像┅┅人家┅┅不知道┅┅羞死人

    了┅┅」

    「好呀!奶说不说?」

    刘德凯猛力的了两下,大gui头紧紧地顶住张素莲的穴心磨动着,直顶得

    她心裹发颤,忙大叫着:「哎┅┅呀┅┅不要这样┅┅我说┅┅我说┅┅」

    「好!快说」

    「嗯┅┅哼┅┅是┅┅是┅┅是亲哥哥的┅┅你的┅┅那个┅┅那个┅┅坏

    东西┅┅就是┅┅大巴┅┅厉害┅┅哎┅┅」

    张素莲伊伊唔唔的说完後,粉脸通红,羞得忙闭上了眼睛。

    「哼!奶还没有说完,亲妈妈怎麽样了?」刘德凯故意又抵着她,要她说

    「喔┅┅喔┅┅好嘛┅┅我说妹妹的┅┅xiāo穴┅┅被大巴┅┅哥哥┅┅插散

    了┅┅哎┅┅呀┅┅坏东西┅┅故意羞人┅┅羞死┅┅妈妈了┅┅哦┅┅」

    张素莲粉面通红的,但又经不起他的轻狂,终於说了出来,只乐得刘德凯喜

    喜的笑出声来。

    张素莲被他笑得羞愧地,不甘愿的轻打他一下道:「哼!坏儿子┅┅你好坏

    哦┅┅坏死了┅┅」

    刘德凯满意的笑了,又再度起来。

    这时的刘德凯像脱疆的野马,发狂的上下抽动了一百多下,静止的张素莲又

    再度泛起。

    「哎┅┅哟┅┅哥呀┅┅亲哥哥┅┅你又逗得┅┅妈妈┅┅又浪起来了┅┅

    好痒哦┅┅重一点吧┅┅喔┅┅」

    「好嘛!妈妈不怕,我就重重的插了。」

    说着刘德凯大力猛插,大gui头在xiāo穴中,猛烈的撞击着穴心,撞得张素莲周

    身阵阵的发痒,全身的颤抖,又浪哼了起来。

    「哼┅┅呀┅┅妹妹的┅┅亲哥哥┅┅这一阵┅┅好舒服┅┅哎┅┅哎┅┅

    呀┅┅我的┅┅大巴┅┅亲哥哥┅┅哦┅┅」

    刘德凯知道妈妈又要泄了,忙又重重的。

    这时张素莲的头发散乱在床上,头部在两边摆动,银牙紧咬,两倏玉臂缠着

    儿子的腰,一副饥渴的神情。

    「哎┅┅呀┅┅喂┅┅妹妹的┅┅穴心┅┅又被┅┅妹妹的┅┅亲哥哥┅┅

    大gui头┅┅撞到了┅┅哎┅┅唷┅┅喂┅┅呀┅┅撞得┅┅人家┅┅美死了┅┅

    麻死了┅┅爽死了┅┅喔┅┅喔┅┅呀┅┅我的┅┅心肝┅亲儿子┅┅快了┅┅

    快了┅┅妹妹┅┅快被撞死了┅┅快要忍不住了┅┅哦┅┅呀┅┅」

    刘德凯感到大巴一阵酸麻,本想强忍着欲泄的阳精,但是眼看妈妈可怜可

    爱的娇模样,及鼻孔哼出的浪声,真怕她会受不住,於是连挺了几下,只感到不

    由自主的打个冷颤,一股强劲的yin精直泄喷着穴心,两个人软得像什麽一样,紧

    紧的搂住对方。

    从此之後,两人一有机会,就在家里,过着奶浓我浓,卿卿我我的快乐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