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
    代替父亲工作

    (1)

    早晨阳光穿过窗户,一阵阵恼人的铃声吵醒了沉睡中的妈妈。妈妈睁开睡眼

    惺松的眼睛,看了看放在床头上的闹钟,赶紧摇醒睡在身边的丈夫。

    「爸爸,该起床啦!和我一起去叫醒孩子们啦!」

    「喔……嗯……几点啦?」

    「已经七点半罗!再晚就要迟到了。」

    妈妈边说边拉下爸爸的睡裤,纤嫩的玉手朝向爸爸的yáng具伸过去,开始搓揉

    着yáng具,yinjing也好像睡醒般的,渐渐的硬了起来。

    「我已经把你的工具准备好了,现在带着你硬挺的工具去叫醒女儿吧!让我

    去叫醒儿子。」妈妈露出慈爱的眼神,也不管爸爸到底醒了没,一手拉着爸爸的

    胯下的工具,一面快步的走向儿子与女儿的房间,爸爸只得一脸苦笑,一步步的

    跟在妈妈后面走。

    很快的就来到了儿子与女儿的房门口,妈妈放开爸爸,指着女儿房门口说:

    「赶快进去叫醒女儿吧!我进去叫儿子起床,待会再过来女儿房间。」

    爸爸点了点头,很快的打开了女儿的房间,一闪身便无声无息的进去了。妈

    妈看着爸爸进去后才打开儿子的房门,一看,儿子正睡在舒适的床上睡的很甜,

    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大概是作了好梦吧!妈妈心里这样想着。再往下看,儿子

    下半身并没穿睡服,而露出了勃起的yáng具。虽然儿子才国中生,但是看那gui头的

    形状及略粗的yinjing,已经不输给成年人了。

    妈妈心中暗暗称赞自己生了个好儿子及平日的训练得当。但是很快的想到,

    露出下半身睡觉很容易着凉的,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快叫醒儿子吧!

    这时妈妈张开未擦口红的嘴,对准了儿子的胯下,一口就将儿子半大不小的

    yáng具含了进去,并且开始活泼的用着舌头,舔尝着gui头及周围。rou棒被妈妈的嘴

    包围着逐渐的越来越硬,妈妈感觉到口中的rou棒已经不住的颤抖,似乎已经到了

    极点,而这些甜美的快感,也已经传到了儿子的脑中。

    儿子一睁开眼,立刻感觉到下体被温暖的肉所包围着,立刻想到了应该是母

    亲来叫他起床了,撑起了上半身,看到母亲正努力的用嘴套弄着自己的yinjing,便

    开口说:「早安啊!妈妈!」

    刚刚说完,快感已经到了顶点,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就将热腾腾的jing液,一

    股脑的射入了母亲的嘴中,妈妈知道儿子醒了,也shè精了,吞下滚烫的jing液后,

    再用舌头将儿子的yáng具清乾净,才抬起头来对儿子说:「快点去刷牙洗脸,上课

    要迟到了!」

    说的时候,嘴角流出一些白浊的液体,儿子看了就吻了一下母亲,将残余的

    jing液自母亲嘴边清掉,之后立刻起身前往浴室去了。而在妈妈企图唤醒儿子的时

    候,爸爸也正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

    好快,女儿转眼间已经是高中生了,好像才在昨天生下她而已,这时不禁感

    叹时光的飞逝。不过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看着床上的女儿,心中唠叨了起来:

    都这么大了,那么难看的睡姿要是被人看到,哪还嫁得出去啊!

    女儿似乎听到父亲心中的话,有意反叛的样子,翻了一下身子,变成一个大

    字的仰睡了,而没穿xiong罩的ru房虽然不大,却也形状漂亮,ru头竖着好像在向父

    亲宣告说:我已经是个大女人了。优美的腰身底下是条纯白的内裤,不知为何在

    隐密之处却已湿答答的,浸湿了整个大腿内侧,爸爸心想:这小鬼该不会是做了

    春梦吧?该用老方法叫醒她了,免得妈妈待会进来又罗嗦一大堆。

    想着想着便将头伸向了被yin水弄湿的三角地带,用平常只对妈妈用的舌技,

    隔着内裤舔着女儿的yin户。舌头除了在肉缝上下活动外,也不时的缠着突出的肉

    豆,这样的刺激也很快的便传到了女儿的大脑,只是女儿似乎正享受着这样的快

    感,并没有意思要睁开眼睛,爸爸心想:好啊!你故意要整我是吧?看我的!

    爸爸双手伸向女儿腰旁内裤的蝴蝶结,飞快的将它解开,粉红色的肉穴立刻

    呈现在眼前,yin蒂已经勃起,而两片漂亮的yin唇也向外张开着,仿佛在等待着父

    亲的下一个步骤。爸爸将舌头卷曲,朝着女儿的xiāo穴开始抽送,双手也在粉白的

    ru房上不停的捏着,女儿也有了更强烈的性感,口中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甜美哼

    声:「唔……嗯……喔……喔……」

    yin户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爸爸的动作更加的用力。这时在隔壁的妈妈唤

    醒儿子后,也走进了女儿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儿及埋头在女儿两腿之间的爸

    爸,不禁惊讶的说:「爸爸,你还没叫醒女儿啊?怎么动作那么慢啊?」

    「没办法,已经用了绝招她还不愿醒来,这小妮子好像是故意的。」

    「那……只好这样做啦!」

    妈妈先要爸爸起身,接着拉开女儿的大腿,并用手指拨开女儿的xiāo穴,对着

    爸爸说:「把你的rou棒插进来吧!女儿好像也正等着你插入呢!」

    「那我来啦!女儿接招吧!」

    爸爸粗大的yáng具在妈妈的协助下,慢慢地没入了女儿细嫩的yin户,跟着慢慢

    地抽送了起来,女儿这时再也忍受不住了,细长的双腿挟住父亲的臀部,白嫩的

    双手勾着父亲的脖子,不住的乱叫着:「喔…啊……好啊……爸爸……再更……

    用力插……嗯……」

    「女儿起床啦!上课迟到了!每天都要逼我和爸爸来这招你才肯起床啊?」

    女儿挣扎着爬了起来,受而红润的脸蛋露出调皮的表情,说:「对不起

    啊!爸爸妈妈早!」

    「爸爸,把你的工具拔出来吧!你也该去梳洗一下了!」

    「不要抽出来啊!爸爸!我要爸爸插着我,抱我去浴室刷牙洗脸。」

    「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撒骄,好吧!下不为例啊!」

    「我不管你们父女俩了,我得下厨房做早餐,你们弄完就快下来吃饭啊!」

    「是的,妈妈!爸爸,我们走吧!」

    说完便背向着爸爸,爸爸从背后再次的插入rou洞中,双手抱着女儿的双腿,

    边走边抽送的走向浴室。女儿露出幸福的笑脸说:「我最喜欢爸爸的rou棒了!」

    「小声点,你妈要是听到了,会吃醋的。」

    妈妈听了摇摇头,看着这对慈爱的父女进入浴室后,微笑着去做早饭去了。

    在厨房中作饭的妈妈,不时的还听到楼上传来女儿的呻吟声,儿子着装完毕

    后,到楼下饭厅等着吃早餐,屋子内夹杂着妈妈的做饭声及女儿的娇喘声,这个

    家的一天便这样的展开了。

    (2)

    做好了早餐后,妈妈催促着家人下来吃饭,爸爸和女儿也已完毕,各自

    穿好了衣物,下楼享受妈妈的爱心。一家人在饭桌上有说有笑的,这时弟弟说:

    「姐姐,你今天穿哪条内裤啊?是我买给你的那条黑色蕾丝的吗?」

    「不对,你们猜猜看!」

    「嗯……紫色丁字裤?」

    「爸爸不对啦!那条昨天被弟弟的jing液弄脏了,拿去洗了。」

    「透明丝质的那条!」

    「还是妈妈厉害。你们看!」女儿站了起来,把裙子拉到xiong部。

    大家一看,果然是透明的内裤,紧闭的yin唇在内裤下若隐若现,弟弟把头凑

    到内裤边,深吸了一口气,说:「好香啊!姐姐的xiāo穴真香。」

    「好了啦!弟弟,不要一直用鼻子骚我的rou洞啦!等一下要是yin水流出来,

    我又要换内裤了。喔,对了,爸爸,今天我们学校有比赛喔!」

    「是甚么比赛啊?」

    「一年一度的大赛。」

    「女儿啊,妈妈的绝技都已经教过你了,你千万不能输啊!想当年我在

    高中也拿过两届赛的冠军呢!不要给我丢脸喔!」

    「对啊,我就是爱上你妈这招才娶她的。」

    「放心吧,爸妈,我一定拿奖杯回来给你们看的。」

    「别多说了,要迟到了,爸爸,快开车送他们上学去吧!」

    「是的,老婆大人。」

    妈妈把爸爸及儿女赶到车上,和爸爸吻了一下,叮咛着说:「爸爸,开车小

    心啊!女儿,加油喔!」

    「妈妈再见。」

    妈妈边挥手边望着车子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内,才回到房子中开始一

    整天的工作。

    ************

    在往学校的途中,爸爸从后视镜看到女儿的表情有点担心的样子,就关心的

    问说:「女儿,怎么啦?是不是在担心今天的比赛啊?」

    「对啊,爸爸,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姐姐,这样好了,趁还有些时间,我的yáng具借你练习好了。」

    「弟弟,你对我真好,那么快来吧!」

    姐姐很快的解开弟弟的裤子,拉到膝盖的位置,rou棒从裤子里蹦了出来,一

    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姐姐的樱桃小嘴立刻凑了上去,很用力的套弄着,而舌头也

    像是活的生物一样,缠绕着yinjing,更常常舔及gui头,白皙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

    玩弄着yin囊,一手在弟弟的屁股沟来回的挑逗。弟弟看着姐姐,那种为了夺冠而

    认真的表情显露在脸上,但是似乎太过急燥,整个动作显的有点凌乱。

    爸爸对着女儿说:「女儿,你太心急了,套弄yinjing的节奏完全不对,回想一

    下以前妈妈教你的,快不一定好,要让男人感觉到快感,才会很快shè精。」

    「唔……嗯……」

    女儿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回答着,表示她已经知道,当姐姐的节奏正常后,

    弟弟觉得渐渐的越来越大,gui头已经溢出一些透明液体,姐姐也感觉到了,

    更加的刺激弟弟的性感带。

    「唔……啊……姐姐,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一会儿弟弟的yinjing猛烈的跳动了几下,温暖的jing液全部射在姐姐的嘴里,姐

    姐吞下大量的jing液后,舔干净残留在弟弟rou棒上的液体,抬起头说:「弟弟,把

    裤子穿上。谢谢爸爸的指导。」

    「好了,服装整理一下,学校到了,放学我再来接你们。」

    「爸爸再见!」

    ***********************************

    作者注:为了使读者阅读方便,必须设定这一家人的名字,如此也方便作者

    写作,但是在家中还是以儿子、女儿、爸爸妈妈称之——

    儿子——彦田——

    女儿——舞衣——

    爸爸——早川——

    妈妈——江美子

    之所以用日本名字,是怕引起误会。再强调一次,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